你不知道的青城派

青城山,中国著名的道教名山,风景秀丽,以“幽”取胜。在这青翠的山林里,从空中飞来一位青衫中年客,轻落在竹林中,胡须飘动,目光清澈而悠远,背景音乐为古筝弹奏的古曲,这时又飘来缕缕茶香,妙绝妙绝!
想象中青城派第三十六代掌门人刘绥滨的出场方式就是这样的镜头。这样的山林,这样的得道高人,他不这样出现,对不起天下武侠迷!
知道青城派这个武术派别是来自金庸的小说《笑傲江湖》,而张纪中版的电视剧《笑傲江湖》则让观众眼前一亮,青城派余沧海虽然是反面角色,但使用的杀人工具竟然是川剧变脸的脸谱和宽大的水袖!让人觉得这个青城派越发深不可测,到底现实中青城派这个武术门类是什么样的一个派别?他的武术是不是就像余沧海那样的充满了魔幻的神秘……
这诸多问题的答案也许只有他能提供。面前的刘绥滨是一个清瘦的中年男人,但举止模样充满了道家的飘逸,言语间透出超凡脱俗的气质。
五岳剑派是否存在?
还没落座,问题已经抛出,我问青城派目前在江湖的定位是什么样的?他笑容温和,用很标准的四川普通话回答我说:“小说《笑傲江湖》描写的青城派属于金庸先生的构想,创造小说时他没到过青城山,对青城山不很了解。2004年他专门到过青城山,详细了解了青城派文化后,在主流媒体发表了致歉信。小说里的五岳剑派垄断着江湖地位,青城派处于边缘化的状态。其实在现实中,五岳剑派是不存在的,人们普遍认为一座名山就会有一个武术派别,这是误解,目前也只有少林、武当、峨眉这几座名山有相应的门派,其他的还真没有。不过现实中青城派确实存在过被边缘化的历史,比如我们在上世纪十年代之前,青城派的名气并不很大。”
青烟缭绕,这间很有古典文化气息的屋子在刘掌门的话语中更增添了一些悠远的气质,从他慢条斯理却表达清晰的话语中,更觉得他是个文人,而非武者。
对于我的感觉,他只是笑着说:“这就是道家文化,武术也是文化,不能认为习武之人就应该是鲁莽之士,其实恰恰相反,习武为强身健体,不去争强好胜,如果是为了恃强凌弱,那习武的意义就变了质。武术和中国其他文化一样,都讲究心静,比如琴棋书画,都是在安静的环境中达到最高的境界。不管什么样的爱好,把心静下来的效果更佳。”
余沧海真能用脸谱杀人?
其实面前的清茶已经在着我的味蕾了,我品了一口,想起了张纪中版的电视剧《笑傲江湖》,想问一个比较弱智的问题,他可能看出来了,直接把话题引到了川剧变脸彭登怀饰演的余沧海上。他说,当时都江堰市体委推荐我出演余沧海一角,考虑到剧中青城派是大反派,而自己又是掌门人,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后来彭登怀被选饰演余沧海,为了这个角色,彭登怀专门到青城山拜访,跟刘绥滨学习了一些武术招式。为了使电视剧在视觉效果上更好看,剧中给余沧海加上了脸谱和水袖,这些是传统川剧中道具,戏曲与武术结合起来,才拍出了很好看的效果,这些都不真实。
青城派的太极拳为何没有推手?
在采访刘绥滨之前已经翻阅了很多资料,知道青城派的武术主要以剑术和太极闻名。刘绥滨演示了几式太极拳后,我察觉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杨氏、陈氏太极拳里都有推手,而刘掌门表演的太极拳里却没有这个招数。看出了我的疑问,他坐下来慢慢地说:“其实太极拳本来就没有推手,推手是别的门派进行的改良。”
在明清时代,有些太极门派被引入皇宫或达官门第,对这些皇亲国戚家的孩子,教头们在教授武功的时候不能伤害到他们,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另外也让他们知道自己真的有武功,就在原来的太极拳招式中加入了推手。而青城派山高皇帝远,没有进入到当时的主流社会,因此还保持原来的招式,也就没有了推手。“随着现在各武术派别的不断交流,以后的青城派太极加上推手也很有可能,博采众长才能有所提高。”刘绥滨这样说。
“千里神交,万里心通”是怎么回事?
古筝配着笛子的交响回荡在房间里,我是乐盲,对音乐不是很懂,但听起来极其舒畅,似乎能让人忘掉烦恼和不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茶,这样的音乐,超凡脱俗应该是在情理之中的。突然有一种想法,脱离世俗,隐逸山林。
刘掌门说:“不仅古代,在当下隐逸山林里练功的人也有很多,比如终南山,者很多,不仅是武功,还有的是为了修身养性。”对于隐居生活,更多的理解是为了逃离和躲避,对于修身养性也应该是为了躲开世俗中的,使自己回归到一种自然干净的状态。
刘掌门说:“没有干扰的环境不仅对于有好处,对于思考,寻找灵感都是有作用的。但我觉得隐逸山林的生活方式应该是短期的行为,小隐于山林,大隐于市嘛。的最高境界是拒绝一切,如果隐居时间过长了,再进入到社会,如一张白纸,更容易被花花世界所,所以大隐于市才是最可取的。”
我仔细听着,不时呷一口清茶,其实我脑子里想着另外一个问题。我脑子里想什么,他是不是能感知的到?他笑了,他说我是不是在指“千里神交,万里心通”,我点头说是,他解释说,这有可能是一种心理暗示,信则有效,不信则无效。比如有的气功大师对说,某天某时你在某个地方接受我的发功,这个就信了,真的就能感觉到功力从远方传来,如果师傅没发功呢?那他接受到的是什么呢?所以说,这应该就是一种心理暗示。我说:“那你能不能看透我的心思?”他回答说:“能,你在套我的话……”
“隔山打牛”、“飞花摘叶”、“乾坤大挪移”、“踏雪无痕”真的存在吗?
刘绥滨习武三十多年,自2000年开始表演劈空拳,可在一米六的距离里打灭9支蜡烛,而且能做到前面不灭,先灭中间,中间不灭先灭后面。创造了这一项目的吉尼斯世界记录。这应该就是“隔山打牛”功力吧?刘掌门开始给我介绍传说中的几种招数。
隔山打牛:劈空拳其实就是传说中的隔山打牛,只是小说和影视作品进行了艺术上的夸张,这是很合理的想象。
飞花摘叶:作为暗器来说也是存在的,但是要用树叶去伤人,却不大可能。
乾坤大挪移:其实就是躲闪。
踏雪无痕:那样的轻功谁也没见过,但飞檐走壁是存在的。古代的房子都比较矮,尤其是北方的房子一般是四五米,房檐的角也就四米多点,人伸开双臂能有两米多,再跳起来扒住房檐,翻身上房,走在瓦的中间鼓肚的地方,不容易踩碎房瓦,需要一定的轻功的。比如天津的燕子李三,就是这样的飞檐走壁。
“这些招数在武术上有存在的,影视作品为了好看,才进行了夸张,飞来飞去的很好玩,但现实中是没有的。”
为什么有“胖和尚,瘦道士”一说?
刘绥滨身高一米七四,体重一百三十八斤,看起来比较消瘦,但作为道家的俗家来说,他这样的身材恰恰符合了“胖和尚,瘦道士”的说法。是不是因为饮食的差别呢?
刘绥滨笑起来,说他原先更瘦,后来有人说都成掌门人了,你这样瘦下去别人会误会练武是不是不健康呢。
有这样的差别是因为两个教派的文化不同而已。佛教是外向性的宗教,道教属于内向性。比如你到一个佛教的庙里,会碰到一个笑嘻嘻的和尚上来给你打招呼,结个善缘。在道教的道观里不会有这种情况的,道士不会主动给你打招呼,道教更注重内在的,并不需要外在的强壮,讲究“柔弱胜刚强”。佛教的是外家,比如和尚都是很强壮的那种,倒三角的体型,出手很有震慑力。道士的体型是削肩,双手是“嫩如处子”,属于内家,以静制动。所以才有了“胖和尚瘦道士”的说法。
采访后记
采访的时候,他提到了去年收了一个外国女,是在约翰内斯堡的第59届世界小姐总决赛上,一举夺得了最佳才艺奖和最佳时尚奖两项冠军的玛丽亚。对于收她的初衷,刘绥滨说是基于三点原因:一、玛丽亚是非洲很著名的“爱心妈妈”,收养了400多名孤儿;二、她是汶川地震后第一位到灾区的外国人,至今还在资助灾区的孤儿和贫困家庭;三、玛丽亚练武的条件非常好,非常适合练武术。现在这个女徒弟已经开始青城派的武术了,玛丽亚有很深的中国情结,想学成后回国办一所武术学校,让中华武术发扬广大。
告别了刘绥滨,眼前青城山越发显得迷人,已是深冬,树叶没有凋落,虽然没有夏天时的郁郁葱葱,却焕发出了更加纯粹的颜色。爱是一切,心是所有的根基,玛丽亚一定会大有成就的,祝福她,祝福刘绥滨,祝福青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