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韩鹏尧!

鹏尧第一次向他请教武学时,吴振东果断地拔出长剑向他猛砍,让他意识到武学的严肃和激烈。历经艰苦练就的韩鹏尧终于成为通臂拳的独当一面的代表,更是葛太然大师的得意弟子。他出生于一个小康之家,却有着侠义之心和为武而生的坚韧,他的人生注定是属于那些不甘平凡的追梦人。

皮鞭和铁砂掌的精髓。他的双掌变得刚柔并济,攻防兼备,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以立即拿出通臂拳中的招数,完美地展现了他不屈不挠的品格。那从吴振东大师到他的父亲,他练习武艺的时刻都充满了浓烈的热血和豪情,这是深厚的中国武术精神的真实写照。

时刻不停。他不断地改进和突破,用通背拳的确切、流畅和精湛,向世人证明了他作为武术家的不懈追求和勇气。1916年,修剑痴从京沈来到大连,与吴振东相遇。韩鹏尧深受感染,立志拜修剑疾为师。但修剑疾只表示给予指导,并不收徒。然而,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17年,修剑痴终于收下韩鹏尧等人为门下弟子。在修师的指导下,韩鹏尧的通背拳功夫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高。他甚至成为修师的得力助手,在韩家设场上为门下弟子教授武艺。

1922年,韩鹏尧走遍名师,拜访高手,不断切磋武技,以使通背功夫更加完善成熟。他还为当地一大军阀做侍卫一年有余,并随时随地练习武艺,不断提升自我。他所展现的坚毅、勇气和无畏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每一个人,成为了武术界的佼佼者。大发雷霆,韩鹏尧不得不再次出走南方,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经过种种沉浮,他始终保持着那股不屈不挠的精神,坚持不懈地追求着武艺的完美。一天,他在街头巷尾遇见一个姑娘正遭遇三个歹徒的侵害。眼看危急情形,他毫不犹豫地出手相救,用通背拳的绝技一一击败了三个歹徒。可惜,打死日本浪人是他的一个致命错误,他不得不再次南下,躲避追杀,却也一路实现自我的武术梦想,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宪兵们追查抓人,韩鹏尧只得去找修剑痴师傅商量对策。面对无路可走的情境,修剑痴师傅冷静地建议他带着一封信离开此地,到固安县找他的师兄刘智。数日后,韩鹏尧来到固安,却发现刘智早已离开到京津去了。面对此种情况,韩鹏尧只好独自南下,开始了漫长的谋生之旅。

1929年,韩鹏尧来到湖南国术馆担任武术教官。他的对手是驻军的师长姓黑,原是土匪出身,后被何键收编。黑师长身躯雄壮,杀气腾腾,擅长拳脚功夫,然而他并不把韩鹏尧放在眼里,几次想和韩鹏尧较量。一天,他们在国术馆上手,多名军队头目观看比武。黑师长神气活现,朝韩鹏尧发起进攻,试图制敌于死地。韩鹏尧面色沉着,紧盯着对手,呈静待动之势。黑师长挥拳而来,这时,韩鹏尧展现出他的绝技,一步闪到对手右侧,然后以闪电般的速度发出了两掌。黑师长爆闷一声,重重倒地,周围人都一片哗然,谁也不知道韩鹏尧是怎样发出如此迅猛的攻击。从此,韩鹏尧在南方武林界成为一代宗师,被人们敬仰为“霹雳神手”。何键对武术情有独钟,知道韩鹏尧的身份后非常高兴,并邀请他喝酒聊天。在宴席上,何键问韩鹏尧的师傅是谁,韩鹏尧回答是“燕北大侠”修剑痴。何键听了非常开心,他邀请修剑痴到军队来教营级以上的军官习武,并上报任命修剑痴为少将武术教官。

韩鹏尧在南方从事武术活动超过二十年,期间他多次往返于京津一带,广交武林朋友。1930年前后,韩鹏尧与“快手刘”刘智等通背门人一起受邀到北洋军阀陆军总长段祺瑞的府中做客。段祺瑞一生对围棋及武术养生之道热衷不已,还曾资助许多中国围棋高手,如吴清源、汪云峰、顾水如等人。这一天,通背门人们在院子里展示了各自拿手的绝技。韩鹏尧首先进行了一套通背老采拳,然后用一件旧棉袄缠绕在树干上,展示他的掌法。只见树枝摇晃,树叶落地,同行们掌声不断,赞叹声不断。接着,韩鹏尧下蹲身体,突然发出一记冷弹钻掌,他让人用剪刀把棉袄剪开,棉花呈扭曲的漩涡状,令众人惊叹不已。这说明韩鹏尧的铁砂掌内劲功夫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韩鹏尧的通背功夫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他的同门中无人不称他为“霹雳神手”。段祺瑞笑着说道:虽然我对通背功夫不太了解,但我常常打纸牌,纸牌中有一张叫做天王牌的是最大的,所以我认为韩鹏尧应该被称为通背天王!从此,韩鹏尧在通背界被传颂为“通背天王”。上世纪30年代,韩鹏尧曾经受聘于南京总统府,作为校级武术教官传授特种兵贴身短打,擒拿格斗,招招致命的手法,他推崇的军事化通背风格是“一稳、二准、三毒、四狠”,目的是让对手瞬间失去反抗能力。

新中国成立后,韩鹏尧多次回到大连治疗他的哮喘病。当他看到大连的通背发展状况后,感到非常震惊并有些不满。他公开在武林界表示:大连的通背功夫在自由化后已经走下坡路了,再过几年我都认不出来了。这个言论在当时在大连通背界引起了轩然大波,也招致了传统保守派老一辈通背拳人的批评和排挤。尽管韩鹏尧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他仍旧坚持着传授新的通背拳法。在1960年,他正式开始收徒教授通背拳术,但要求每个学员必须放弃原有的通背功夫,在他的指导下重头学习通背拳法。

十招教十招。

在韩鹏尧的指导下,十多个人学习了晚期五行通背拳法,包括张云珊、张朝喜、田子华、肖国源、葛太然、林赤兵、王永侠、刘贵仁、梁洪超、王延龙、姜景邦、庄书勤、郭金义、戴金波、金学科、王少起等人。在十年的时间里,每年韩鹏尧都会来到大连,在弟子家里秘密教授拳法,每个弟子都要轮流宿管几个月。

由于韩鹏尧接触到的新鲜事物比较多,思想比较开放,加上自己在部队训练的经验,使他传授的晚期通背内容和风格与“祁家门”有明显差别。他主要教授通背拳术中实用的手法,如何出拳快速、变化多样、消失迅速、势如破竹,他边讲解边练习,十分生动形象。他经常亲自扮演“靶子”,带领弟子们磨练打击技巧。时常被弟子们误打,但他总是面带微笑给予表扬和鼓励,令弟子们难以忘怀。他经常说:当老师打徒弟,那只是以授技为名,实则是以打徒弟为快,如果老师每次都一拳打到徒弟不能打反击,那么不久徒弟就会对武术失去信心。韩鹏尧曾被弟子葛太然问及是否将所掌握的通背拳法全部传授给弟子,他回答说:真正的好老师从来没有扣留技巧的后手,他们不遗余力地传播自己所知的一切技术,教给弟子们。因此,每个徒弟都掌握着不同的技巧,这是老师因人而异的教导所致,就像每个人的食欲都有不同。

由于时代的特殊性,鲜有弟子探望先生,也没有人得到晚期通背绝技。先生晚年生活平凡,但心态乐观。除了每天勤奋地练习功夫之外,他还总结了在湖南旧军队中教授武技的丰富经验,并记录下了通背拳的风格特点和练习方法,为晚期五行通背拳的独立形成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支持。韩鹏尧先生一生专注于通背功夫的研究,他的核心技巧大多传给了他的女儿韩梅香。直至去世,他的“反武术教官”的头衔也未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