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极连肘拳掼耳与拳击后摆拳

八极拳有四趟连肘拳,如果你练过第一趟,那么一提“掼耳”两个字,你的脑子里就会出现鲜活的“掼耳”形象。

遗憾的是,据说是由吴秀峰创编的连肘拳,天津以外的人会的不多——不多不是没有。从大多数武术杂志上,也没见有谁讲过连肘拳。

因为大家对“掼耳”眼生,故而只能运用联想了,看到拳击里的后手摆拳了吗?“掼耳”和它差不多。

第三趟“小架”里也有一个很多人叫它“掼耳”的动作,不过,此“掼耳”属于弧线直击(朝斜上方),发的不是横向掼耳的力,与摆拳有牛马之分。当然,如果你练的第三趟“小架”的“掼耳”与我说的连肘拳里的“掼耳”一样,也没什么,大家都有凭个人兴趣改拳的权利,怎么得劲就怎么练。

这篇文章,目的当然不只在探讨“掼耳”像不像摆拳,它的思路范围更宽些,比如打过几场模拟战或实斗之后,你或许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把“掼耳”使成摆拳——如果你使过“掼耳”的话。假若出现了上述现象,你恐怕就会寻思:这怎么回事?“掼耳”和摆拳难道有实质上的一致?产生了如此疑问之后,倘若你是个敢想敢干、条条框框卡不住的人,就难免做出在庸人眼里十分大胆的设想:“把掼耳练成摆拳怎么样?是不是更能提高命中率?”

你要这么想了,咱们就走到一条路上了,因为我不但早这样想,也早干起来啦。我现在练的“掼耳”,连摆拳它亲妈也瞧不出它不是摆拳、“掼耳”乔装打扮的。

爱自尊自大的人,别以为我在贬低八极拳,我这人眼里既没条框也没束缚。如果你非想听我夸八极拳高于拳击且和拳击之间隔着银河系,恐怕你只能失望。

“掼耳”本来的练法

说“掼耳”能练成摆拳,其实就表明“掼耳”和摆拳还是有区别、不完全一样,否则,它们俩要是跟一个模子里倒出来似的,我们也没必要在这儿唠叼练成练不成的问题。

第一趟连肘拳里的“掼耳”,其实是一组连贯动作(三个手法加一个转身)的最后一下,故以“掼耳”名之。

“掼耳”与摆拳有两个地方不一样。

一是外观。虽然“掼耳”和摆拳都是扭腰膀、拳走弧线、横掼对方侧脸,但身形缩张的变化有别。摆拳有个涨身的趋向,即便有时不明显,绝没有缩身打的摆拳。“掼耳”不然,它横掼的同时,身体团缩下沉。

另一差异是发力,谈东西方拳技总绕不开这个“发力”。摆拳的发力十分单纯,就是扭腰旋脊发出的横掼力。与之比较,“掼耳”的力复杂得多,尽管是以横掼力为主,但杂以刹车力、沉坠劲和双臂合抱的力,前面我说“掼耳”发力时身体团缩下沉,即是由沉坠劲和合抱力造成的。刹车力的存在,乃由于上步前飞,用脚骤然搓地生出来的。

至此,从文章的内容看,“掼耳”似乎没必要做什么改动,且由于它是多种力的集合,掼到人耳朵上,攻击力肯定大于摆拳。“掼耳”该自傲着才对,即使我们尝试把它向摆拳转变,也不过出于兴趣,探求练“掼耳”的各种可能性,绝没必要非把“掼耳”改成摆拳。但有一个问题,理论上的、单人独掼的“掼耳”用于实斗会不会变样?或者说,它会用成什么样?这个问题不弄清楚不行。

我这人虽谈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