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拳师没钞票 徒弟翻脸 不学武术了 武术知识

2011年,我有幸成为《功夫熊猫2》艺术总监雷蒙的学生之一,跟随他学习青城太极。这段经历至今仍然让我感受到无比的荣幸。

在民间,有一些老师傅贫病交加,而他们的徒弟大多放弃了习武。对此,我认为这正是当下武术所面临的尴尬处境。武术是一门十分麻烦的事情,你去挣钱,别人就说你商业化;你不去挣钱,你的徒弟又没有出路。这个难题的解决方案,我个人也一直在思考之中。

src=//777844.s21i.faimallusr.com/2/ABUIABACGAAgr8y4tAUo3L6TpgUw6AI4wgM.jpg

刘绥滨

我叫刘绥滨,于1965年出生。

大家好,我是青城派第三十六代掌门人,国家一级拳师,四川省级非遗传承人、四川省武协委员、四川省道教协会理事、世界传统武术联合会委员——刘绥滨。

最近,一场所谓的“武林大会”在天山举行,引起了大量的关注。有人质疑说这场比赛类似于“中老年cosplay”,这种声音让我觉得很不满。我觉得,目前很多人对武术存在误解,这可能是因为武侠影视剧的影响。实际上,武术真的不那么厉害,打几个或十来个人,这种水平已经算是高手级别了。

我一直致力于将青城武术发扬光大,参加了许多文化交流活动。我也是一个狂热的“微博控”,在我的微博上已经发表近两万条微博了。

关于我的掌门之位,我认为很荣幸能够有这个机会。然而,要想成为正式的青城派掌门人,需要得到前面掌门人的正式授权,而这个过程比较困难,实际上只能上溯至前三代。

总之,对于武术,我认为应该抱有正确的态度,才能真正欣赏这门古老而优美的运动。

的武协认定来说,还有一些其他比较著名的师父和门派。”

最近,很多人都在猜测和质疑这些来自不同门派的掌门们是否真的都参加了这次会议。有人尤其针对少林和武当两大门派提出了疑问。相比其他门派,我所属的青城派的传承要简单一些。

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武术世家,家族中曾有保镖和警卫等从事武术相关工作。由于我身体弱小,经常生病,所以从小就开始练习武术。我的几个师父都是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军官。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有媒体称我为“掌门”,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后来,一位体育局的领导询问我:“你这个掌门是谁授权的?应该要有部门的认证才行啊。”于是,我的师父余国雄授权我成为掌门,并给我颁发了授权证书,我和我的八个师兄弟都在授权证书上签字盖章。除此之外,我的师父还将他的古剑、拳谱、衣服和印章移交给了我。不过,虽然我自称为“青城派第三十六代掌门人”,但我无法向上追溯师承超过三代。

中国传统武术门派众多,且常有多个分支。就我所知,青城派武术在中国武术协会认可的门派中,只有我师父余国雄这一支。但在四川省武协认可的门派中,还有其他一些比较著名的师父和门派。

为,曾经武术曾经辉煌,不仅仅是一种武艺,还融入了养生、医药等传统文化元素。然而,当下人们对武术的印象,更多来自于武侠文学、影视剧等作品。我认为,天山武林大会上报道的“崆峒派掌门人险败大力士”,反映了人们对武术的真正认识不足。实际上,现场两位切磋了约一分钟,大力士已处于下风,也承认白掌门更为厉害。而那些说“不到一分钟分出胜负”的评论,则明显是外行人的言语。

现在的武术环境并不乐观。很多老拳师都遭遇了贫病交加的困境,而且他们的徒弟们大多放弃了习武,选择了更加现实的生计。同时,现在许多人并不抱有正确的态度来看待武术,这也是导致一些误解的原因。而对于武术的爱好者和从业者来说,我们需要更加团结起来,为推广正统传统武术而共同努力。我与何道君也有过多次交流,多是一些活动交流或者切磋武艺。他为青城武术做出了不少贡献,这也证明了我们武林中人需要彼此团结的重要性。”

化了;你不挣钱,人家说你穷困潦倒。现在的时代,人们对武术有着诸多误解,认为武术只在武侠小说和电视剧中表现出来的那么厉害。但实际上,武术并没有那么神秘,练习武术并不能轻易打败很多人。就目前的水平来说,如果打赢几个、或十来个人,已经算是高手级别了。”

对于人们对武术认识的落差,我认为,武术门派应该独立自强,认真挖掘整理门派武功,才能赢得社会的认同与尊重。青城派以资料整理和媒介宣传为重点,出版了《中华绝技——青城武术》等。中国武术协会也制作了宣传片《中华武藏》,其中收录了129个拳种,包含门派武功和传承人等资料。身为青城派的掌门人,我也被收录其中。虽然这些资料很全面,但其中50个拳种已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整理成果。那些武术大师已经去世,他们的学生也不再习武,而是做生意或打游戏。

在民间,有很多老师傅现在贫病交加,而他们的徒弟中绝大多数已经放弃了习武。我认为,这正是现在武术所面临的尴尬局面。武术是很复杂的一门学问,在当今时代,不管你挣钱还是不挣钱,都会被人说不是。现在的社会对武术有很多误解,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团结来推广正统传统武术,让更多的人了解它的魅力和价值。支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对武术的传承也有一定作用。2009年,青城武术成为四川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次年,我也成为了四川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这种政府的推动,使得武术传承的尴尬有所缓解。我认为,政府必须提供政策支持,我们也要练好功夫,带好学生。

我作为青城派的掌门人,不认为青城武术处于社会的边缘。据我了解,青城武术现如今已经遍布了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习武者的数量至少有几十万人。仅在法国,就已有2万人在练习。这些数字非常惊人。政府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支持,对于武术的传承也有很大的帮助。

我有27年的武术教学经验,但只有1万多人来学。而去年就有10万人学习了青城武术,这让我感到非常欣慰。

在养生方面,我开设了养生会馆,但我不想强调针对“高收入人群”这一点。我认为太极养生和道家智慧的推广非常重要。无论世界如何变化,人们都希望身体健康。太极养生非常适合大众,张三丰祖师曾说,太极可以让天下英雄豪杰延年益寿。在我的看来,太极背后蕴含了道家的智慧和文化哲学。

在推广道家智慧方面,我主持过暑假班教授学生《道德经》、《规》等必修课程,还教授了《阴符经》、《太上感应经》等道家经典作品。

在青城派的发展过程中,道家文化一直是其特色。我解释道:“青城武术源于汉代,现在我们穿的服装也以汉代式样的服饰为主,这是从外观来讲。此外,青城武术也是道家文化的动态体现,通过青城武术和太极,我们可以体验到道家文化的精髓,认识到自己身体和内心的不足,找到提高自身素质的方法。”我认为武术应该受到人们的围观欢迎。现在,武术已经慢慢边缘化了,人们对武术的了解越来越少,甚至出现了很多误解。大部分人对武术的了解都来自于武侠小说和武打影片,所以在看到真实的武术表演后,会产生极大的反差,反而认为这种武术表演不真实。但是,当他们真正接触武术时,会慢慢了解武术是什么。所以,围观时出现负面或不理解的声音都是很正常的。

中国武术在这几千年中一直面临着很多负面和不被理解的声音,但它一直存在。这证明了它的珍贵和存在的必要性。我反对围观的声音中夹杂造谣、张冠李戴等问题,这样会自我扭曲事实,并放大问题。特别是我希望媒体记者在报道事件时,要在公正、公平、良知和客观的前提下进行报道,以向人们传递更真实的信息并明确事态真相。我认为一个人在写作和报道时,不能凭一己之私、一孔之见或者为了蝇头小利而误导读者。

在主张和平的时代潮流下, 实战技击已经被人们诟病,而武术则更多地体现为强身健体。对于这一现象,我认为冷兵器时代已经过去。在古代,实战技击非常重要,但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使用枪支了,这就是二者之间的区别。我们中年人应该注重强身健体,因为这是我们长久生存和抵御疾病的关键。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长期地坚持修炼武术,并不断完善和修正技艺,以求得我们身心的平衡。这样,我们才能够在自己和社会之间实现和谐。

关于我对“武术”和“武侠”的理解,我认为武术是一种技术,如同双刃剑。如果我们学会运用它,我们便可以强身健体,保家卫国。但如果我们不能善加运用,它就会为非作歹,祸害社会,这点非常重要。因此,学了武术未必能够做好武侠的角色。而武侠则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学习武术并不仅仅是为了自我保护,更是为了保家卫国、保护自己的亲人和民族,甚至是保护整个国家。就像在国家危难时刻,我们必须时刻准备好保家卫国,甚至不惜使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这就是我的观点。

在我的武术师父里面,大多数人都曾参加过抗日战争,就像我的上一代掌门余国雄,他参加过台儿庄大战和徐州保卫战。我们青城派的武术经历了战争的考验。在那个年代的战争中,我们为了守护家园和维护国家安全,毫不犹豫地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和鲜血。2008年汶川地震时,我们立即组织全国十个省市数百名志愿者,前往四川所有灾区,捐献物资和资金,帮助抗震救灾,并协助当地政府维护社会稳定和正常运作。今年4月20日雅安地震时,青城23日进入灾区参与抗震救灾,并指导当地灾民练习青城太极等武术,以缓解他们的身心创伤。这正是真正的武侠精神的体现,不是看能打倒多少人或抓过多少持枪歹徒才算是真正的武侠。这是我和我们青城派的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