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武术练习者是如何练习和比武的

《断魂枪》是一部极为罕见的作者懂武学、真实描述当时武林状况的小说。 笔者想以《断魂枪》为引子,谈谈历代习武、比赛的礼俗。

《断魂枪》的故事很简单,一共只有三个人物:沙龙、沙龙的徒弟王三省和孙老头。 主要只讲了一件事——侍卫沙沙龙改行开客栈,徒弟演艺时被孙老头打败。 孙老爷子跟随徒弟来到沙煞龙比武学习武艺,但沙煞龙不教; 他晚上关了门就自己开始练习吧,别传出去。

不实亦非假打一武林人物_武林人物图片_武林人物/

沙子龙不再当保镖,而是开了一家客栈——武林里的人似乎和我们有些不同。

习武之人如沙龙,大多在生活中都有些特殊。 一般来说,习武者不会从事重体力劳动。 他们需要有一些积蓄、大量的时间、健康的身体、宽敞的庭院、刀枪架等等。开客栈似乎是武者的“正式职业”之一。

武林中的人都有自己的习惯。 武术练习者绝不会互相搂抱或拥抱。 当他们见面时,他们会拥抱对方的肩膀说:“我们是好朋友!” 这不会发生。 这是为了防止人们条件反射而导致误伤,也是为了防止敌人对自己暗算。

武林中的人看重忠勇,对财富也很慷慨。 互相拜访时,都会让所有弟子列队隆重地迎接,或者派出顶尖弟子出来迎接,免不了会设宴款待,照顾他们的食宿。 如果游客有需要,四川资助的旅费将作为礼物赠送。 正如沙沙龙所说:“陪我在这里住几天,我们去逛逛,走之前我给你一些钱。”

武林中的人,更是尊敬长辈。 在长辈面前做事,千万不能嚣张、嚣张。 有句话说,拳击怕年轻人,岁月不饶人,世上没有百岁剑客这样的绝世高手。 年轻的武者在力量、速度等方面都比年长的武者更强,但当你发现前辈不再不如你的时候,你千万不能表现自己,必须让位以示尊重。

习武之人非常重视礼仪。 如果你做客,与武林朋友交往,如果你表现得不尊重,让对方难堪,那么对方很快就会给你倒茶,下次就不会邀请你了。 这里有一个详细的解释:

现代武术训练中的行礼多采用“左掌右拳”。 一般身体直立,双脚并拢,脚趾成90度角,左手为手掌,右手为拳,置于胸前20-30厘米处互相敬礼。 传统上,拔拳、鞠躬的礼仪也适用于武术。 这种礼仪与普通人略有不同。 左手、右手握拳后,左手大拇指交叉右手大拇指,压在右手大拇指上。 另一种方法是右手握拳,左手的拇指和小指压住右拳的前后孔,而食指、中指、无名指均扣在右手上。拳头。 同样,在武林中,也常练习立正、鞠躬,重要场合也练习跪拜。

如果手持武器行礼,那是非常有意义的。 持刀行礼时,应以右手持刀,左臂持刀。 刀刃冲上,刀背冲下。 这就是你敬礼的方式。 持剑行礼时,就像行礼一样,右手握住剑柄,右臂下持剑。 持棍、矛行礼时,应将棍、矛直立,双手握住棍、矛下1/3,举至胸前行礼。

武术也讲究兵器相互传递的方式。 如果递刀,应将刀倒置垂直,握住刀柄,刀片朝向自己,然后将刀柄递给对方。 如果是棍子或枪,则棍子或枪应直立,枪头朝上。 双手握住棍或枪的下1/3,持在胸前,向对手行礼。 刀、剑和棍棒也可以在双手之间传递。 对于刀、剑,双手平握剑,右手握住刀柄,左手握住剑身。 将刀刃指向自己,恭敬地递给对方,并请对方练习。 同样,棍子可以在双手之间传递。 这些是最基本的。 个别宗派可能会使用特制的武器,也会有自己的礼仪和习惯。

以上是礼节,但实际上暗含着防御的意思。 习武时必须守住“中线”,即从头部到身体中间的那条线,是不受攻击的地方,必须时刻防守。 通过敬礼,你已经守卫了中线。 如果对方不客气,突然进攻,你的双手或武器已举在胸前防御,可以立即改变招式,将敌人的身体还回去。

武术并不宣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 相反,首先要学习武术中的礼法和修养,始终主张“武德重于杀人战术”。 在武侠世界里,和不合得来的人,第一选择就是不跟你玩,不跟你打架。 这就叫以力观德。 《断魂枪》中的沙龙和孙老头虽然在武术比赛中产生了关系,但他们的武德却无话可说。 反观沙子龙的徒弟王三省,一开始并不尊重孙老头。 被孙老头打败之后,他还想让师父为他报仇,这未免有些小气了。

沙子龙徒弟使出招数,被孙老师打败——武术训练和实战,还有细节

《断魂枪》中,杀杀龙的徒弟王三省有着一张肌肉发达的脸。 看上去年轻力壮,能力强,却连续两次被孙老头打出枪口。 他其实是个半吊子,没有真本事,能练不能玩。 沙沙龙曾经是一位有名的保镖,所有的保镖都一定非常擅长战斗。

武术分为训练法、表演法和搏击法。 也就是说,练习时练出的武术、公开表演的武术、和实际比赛中使用的武术并不是一回事。

武术练习者往往注重练习和表演,较少花时间学习实战。 实战需要练习步法,即控制敌我距离以击中对手的能力。 俗话说:“教拳不教步法,教步法打败师父”。 很多人学了一辈子武术,却没有学过步法,没有学过实战。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可以练习但不会战斗。 因为在实战中,每一个动作都是不同的。 著名学者、文化评论家谢锡章的父亲谢培奇先生是八卦掌宗师。 谢先生晚年拍摄了一部以散打为主题的武术教学片。 镜头必须一模一样地拍三遍才能形成标准,但谢先生却做不到。 因为每次对手做出不同的动作,你也会收到不同的动作。 由此可见,谢老师非常擅长实战,而实战是光看教学视频是学不来的。

只有让兄弟们穿上竹、木或塑料海绵制成的护具,戴上手套和护齿,拿着竹刀和剑,每天战斗,才能培养实战技能。 如果不这样练习,你肯定无法实战。 这将纯粹是炫耀。 过去,一些表演者曾经表演弓箭和剑。 那把大剑重达一百二十斤,脖子上舞动着各种剑纹,不过是为了吸引人的作秀而已。 想要在赛场上站稳脚跟,就得再学习一套近身格斗技巧。 不然,当有人来踢场的时候,你就无法使用砍刀的技能了。 就算真的学了实战,擂台赛和街头斗殴还是有区别的。

除了实战之外,很少教授武器。 刀枪没有视力,武器只是武器,用了就能伤人甚至杀人。 武器最多只能教给一两只手。 大师还要保留一些技能作为自己的特殊技能。 有些技艺注定无人继承,难以传承。 杀杀龙道:“那把枪和那套枪,都跟我一起放进棺材里,一起放进棺材里!”

武术中有武术秘诀,各种拳法都有一定的口诀。 清末民国以来,各种秘籍逐渐公开出版。 北京牛街流传的百元通背拳,有《全集》二十四式,共一百六十八字,相当于六首七言绝句。 例如:

双手撑天,一鞭一掷,向前拉起阴飞拳。 紫烟一边抄水一边上下翻转,走错一步就用手掌挡住自己的肘部。

光靠读这类诗是不可能修行的。 必须循序渐进地教导。 武术就像一层窗户纸,一戳就能破。 但如果没有人能告诉你如何打破它,你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理解它。 沙龙没有刺穿王三省的窗子。

《断魂枪》写道:“他们是神枪沙龙的徒弟——虽然沙龙不承认。”

沙沙龙道:“我没有徒弟。”

不实亦非假打一武林人物_武林人物图片_武林人物/

孙老头跟着王三省去看沙子龙比武、学武。 莎莎龙不比赛、不练习、不教学——他们怎么比赛?

武林是一个“和为重”的地方。 严禁使用武力伤害他人,决不轻易与人较量。 《断魂枪》中,孙老头打了王三省,但他只是把这当作给孩子们的教训,并没有真正和他打架。 历朝历代,私人竞技场、私人斗殴都是被禁止的。 清末以来,政府能力日渐衰弱。 会有竞技场比赛,也会签署生死文件,但一般不会杀人。 如果武林中真的发生争执,流血,一定会请人讲和,不会有打斗的。

但话又说回来,人的呼吸就像一炷香。 习武最重要的是面子、正派和精神气质。 对于习武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面子。 面子就是名誉。 丢了面子就等于毁了名誉。 打起来就有胜有负,胜有负,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武林。 如果输了,不仅无法再参加比赛,而且也没有人能够学习整个拳法。

文武为第一,武武为第二。 比赛有时是交流切磋,有时则是决战。 沟通也是一种秘密的优势竞争,两者很难区分。 如果武林比武是真正的打斗,那自然是“毫不留情、毫不留情”。 如果你输了,你就会被打败,但如果你真的赢了,你就会树敌。 输赢都无所谓,这武功怎么能比? 不管怎么比较,目的都是:维护武林世界的生态平衡。 《论语·八易》云:“君子无争,亦必射也!躬让而起,下而饮之,争者为君子。” 意思是君子无以争,但射时必争! 比赛结束后先向对手鞠躬,然后一起喝酒。 这是一种君子之争。 武侠界的做事之道,就是用武术比赛来代替这部《论语》中的射箭,以“君子之战”的方式进行比拼。

首先,你不能与长辈或晚辈竞争。 只能向长辈请教,向晚辈出谋划策,不要真的炫耀。

其次,规则是对方必须先下手,两人都要让步。俗话说,“主动(或闪避),就是君子;如果主动(或闪避),就是君子”。主动,你就是坏人。”

第三,可以采用间接竞争的方式。 在射箭比赛、举重比赛、推手比赛或有身体接触的秘密比赛中,他们会在招待客人时抓住手腕,暗中试探自己的力量,看对方能否用力挣脱。 表面上他总是微笑,但实际上他只是想炫耀。 以前,在北方,有一种武术比赛的形式,叫大话勒八子,这在徐浩峰的电影《箭侠柳柏元》中经常体现。 两名选手各自坐在长凳上,面对面,只用双手击打。 一旦屁股离开替补席,他们就输了。 坐在那里没有可撞的地方,可以走来走去。 打斗会很激烈,人和椅子一起飞出去,但这还是很值得尊敬的。

再说一遍,如果真的是实战中的比较,那就不是武器的比较,只是拳头和脚的比较。 与拳脚相比,你还不能真正打。 你可以不用任何力量就使用你的招式,并且可以随时撤回。 你拥有碎石如粉的本领。 你可以触摸对方的衣服而不伤到对方,让对方知道这个时候他是跑不了的。 玩一会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然后你就挑出圈子外面的东西。 表面上看,没有谁胜谁负,但双方和专家都能看出谁高谁低。 这时,彼此抱拳行礼,承认对方武功的一方说“我佩服你,佩服你”; 而对方则必须说“接受、接受”。

这是实战的对比,另一个是摔跤的比赛。 北京有摔跤的习俗,叫摔跤,真是战场上的事。 在古代,战场上的每个人都穿着盔甲。 没有武器,拳打脚踢都是没有用的。 想要击倒对手,唯一的办法就是击倒他们。 摔跤比赛双方都要在毯子上穿袍子。 从你系袍子的方式就能看出你是否是专家。 北京有句俗话:“给他一件袍子,别说我们男人欺负他”。 摔跤有好手和坏手。 ,邪恶之手可以将人头朝下扔进死亡。 据说,他们穿着裤子摔死了,受伤也要负责,但通常他们不会真的摔倒,也没有人愿意受伤。

最好的办法就是双方各自修炼武功,以确定优势; 再往下,两方就再无话可说。 聊完——哎呀,你武功这么高,我甘心自卑。

这种不实战的风潮已经流行起来。 间接的,传统武术已经逐渐停止了向实战的发展,因为即使打起来,也有太多的禁忌。

一种是打人但不打脸。 真正的“啪”,如果你给了别人一拳或者一巴掌,对方就会在武林中丢尽面子,当场拼命。 这样做的影响是,传统武术不像拳击,时刻用双手护住头部,专心打对方的脸颊(脸颊神经密集,一拳就能倒下) ,但摔倒后仍能爬起来)。 这与不被打脸有很大关系。

二是没有击中要害。 具体来说就是不打太阳穴,不打眼睛耳朵,不打后脑勺、后腰、尾骨、胯部等。很多武术本来就是狠的,专门找人打的地方。怕被击中,比如骨头、膝盖、关节等接缝处,全看参赛者的“手艺”——是不是真的狠。 残忍是相对的、相互的。 如果你不残忍,我也不会残忍。 如果你残忍,我为了保护自己,一定会比你更残忍。

第三,不能偷袭,乱招,这样会进一步损害你的武德。 以前像韦小宝那样撒香灰、捏丸子的“神通”还有很多。 有一个神奇的技能叫“粘痰加一脚”:做的时候先把嘴里的痰吐出来,然后用手擦一擦,然后再踢。 还有那些鞋里藏金属脚趾、怀里抱胸罩、摔倒时抓住对方粪门……这些都不能用,太卑鄙了。

总之,我们看孙老头打王三省的时候,两次都只是把他手里的枪打掉了,根本没有打到他。

如果真的冒着生命危险实战,那绝对会涉及到你个人的面子和宗门的声誉。 沧州是北方武术的一大集散地。 如果有人说出“这里没有会武的人”这样的狂言,一定会有人来比拼,打败他。 民国时期,山东有一位拳师马永贞,在上海靠卖马为生。 他立擂台时自称要“拳打北京南北,踢黄河两岸”。 最终,他赢得了武术大赛,却被背后刺死。 马永振的故事被拍成了很多电视剧,但当他挂起“拳打京城南北,踢黄河两岸”的横幅时,却打了武术界人士的脸,这是不能容忍的通过武术。

武术比赛是面子的较量。

而在“断魂枪”背后,杀沙龙宁愿被说是“失败,不敢与老头战斗”,也不愿亮出自己的五虎断魂枪。

杀杀龙关上小门,一口气刺下了六十四根长枪……微微一笑——“你教我什么?拿点开水来浇在我身上!”

“你教什么?我们把开水倒在上面吧。” 这是北京人过去的典型说话方式,有点刺,有点枯萎。 先把一个同音字换个字,然后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以讽刺或解释嘲讽,让人有话可说。 无法接听。 例如:

“她这么亏待你了,你还叫她妈妈?妈妈,她竟然还领导着家里的妈妈(夫人)!”

“我这是怎么了?招惹你了吗?” “我怎么拉屎?我是蹲着拉屎的。”

沙龙不教也不奇怪。 武术教学的保守有其积极意义。

以前学习武术的时候,有的学生要付费学武术,就像今天的辅导班、辅导一样。 这样习武的人,都算是师生,不分师徒。 学生也不进入武术世界。 但要真正向师父磕头学武,对师父来说更重要的是选择弟子和继承人。 俗话说“师拜徒三年,徒拜师三年”。 武术等技能最科学地通过师徒制传授。

武林有自己的门派,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武功要领甚至门规戒律,但并没有“宗师”、“师傅”之说。 这些都是根据武侠小说改编的。 一种拳术流传到全国各地,不同地方的练习方法也不同。 各地的习武者不可能组织起来,选出一个领袖。 所以,习武最重要的是跟随的师父。

当你成为弟子时,你应该给师父一份礼物。 为了增添乐趣,仪式期间经常练习武术。 至于是否收弟子为弟子,首先要考虑的是弟子是否忠孝仁义,懂礼义廉,甚至需要“审查三年”。 就算收为弟子,前几年也会偷偷观察他,几年后才教他一些真功夫。 如果徒弟品行不好,用武力欺凌他人,就会危害社会,损害师傅的名誉。 它对社会的危害比其他行业更大。

师傅收徒的时候也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徒弟善战,就让他为宗门扬名;如果徒弟善战,就让他为宗门扬名; 。 师傅会因材施教,根据学生的体质强弱,传授不同的功夫。 不然我就浪费时间在这功夫上,白白瞎了。

传统上,徒弟不会练习其他门派的武术,但师傅一般不介意徒弟是带术高手。 习武之人在成为学徒之前,可能已经修炼了各种武学多年,自然会学习各种武学。 学的多没关系,但关键是,没有师父的吩咐,同门弟子是不能互相传授武艺的。 师父不要求教导的人不教导,不要求修行的人不修行。 凡是受教的就可以学,不受教就不能问,更不能暗学。 一方面是礼仪,另一方面,很多武术都有不同的理论。 如果学错了,错误地传给晚辈,就不好改正,还会给祖宗丢脸,那还不如不传呢。 对于师傅来说,徒弟从一张白纸开始学习,比自己半途而废要好。

作为徒弟,如果可以的话,可以邀请师傅和父母住一起学习,也可以长期住在师傅家里习武。 不准睡懒觉,五六点必须起床。 徒弟会帮师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打水、打扫院子等,然后到院子的角落里自己练习功法。 师父会指定一名高年级弟子来带领修行,这位高年级弟子被其他低辈弟子称为“大师大师”。 有大师的示范和指导是非常有价值的。 如今,风气逐渐开明,很多高手已经不再介意自己的徒弟接触其他门派的功夫了。

文丨侯磊

武林人物图片_武林人物_不实亦非假打一武林人物/

【北京纪事公众号:beijingjishi 欢迎搜索+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