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连枝有话要说

12月2日,我刚从日本讲学回来,便有人向我推荐了一篇公开发表的署名申明人的文章。题目是(博采众长铸辉煌——记阴阳八极拳功创始人赵福江)由于文章写的是关于八极拳方面的事情,我便认真拜读,文章中对赵福江先生“炉火纯青”的功夫写得淋漓尽致。对他的武德褒扬有嘉,尤其对他尊师重教的学风推崇备至,说对他的恩师,也就是指我父亲吴秀峰“奉师如父”。点睛之笔:“赵福江不但尽得吴师真传,近年来还对八极拳的—些不实之说提出质疑,进行考证辨析,作正本之论。”

申明人先生文中多次提到我父亲精纯的武功和高深的理论,我表示感谢,但把另立门派的赵福江写成是尊师重道的楷模,我认为实在不妥。

在我的记忆中,赵福江是1953年拜我父吴秀峰为师习八极拳的,1956年至1971年,赵福江没再与我父见面。至1972年秋,才再度拜望我父。申明人先生文中说,赵福江为学八极拳,把恩师接到自家来住,一住就是3年,直到1976年去世。20多年一直从师受业,可说尽得吴师真传。这里我要请教申明人先生,赵福江1953年从师于我父学八极拳,1956年至1971年没见老师,1972年再见我父。我父亲1976年去世,我不知道赵福江如何二十年从师受业的?父亲在津的几十年里,我二姐吴玉兰始终侍奉左右,我和弟弟连贵每年至少两次去天津看望父母,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赵福江将我父接到他家,一住三年、奉教之事呢?父亲1976年12月30日去世,天津有五十多位将他老送回孟村安葬。可惜的是在送葬队伍中恰恰没有这位“事师如父的”赵福江,不知道这又是为什么?

申明人先生的文章中说:“1982年松田隆智率日本武术友好访华团来沧访八极拳乡,为了做好准备工作,他(赵福江)对前来商讨接待事宜的吴连枝先生倾具所字,阐八极妙理,并选派门人,亲自带队,鼎力相助。”

我不明白以上这段话的用意何在,也不知道赵福江是如何对我“倾其所学、阐八极妙理”的?1982年的外事接待工作,孟村、上海、天津等地在世的众位师兄都被请到孟村,商讨接待工作。这次外事接待工作仅一天时间,我不但是主要的访问对象,也是这次活动的重要组织者。根据安排,八极拳表演全部由孟村承担,没安排一位外地八极参加。

在赵福江亲自操笔的《八极拳精要》一书中,剽窃了1983年由我主持第三次重续八极谱的内容,并假设了几种八极拳的渊源,或许就是申明人先生在文中为他颂扬的“对八极拳的一些不实之说提出质疑,进行考证辨析,作正本之论”。

申明人先生在文中学赵福江说:不要一张口就是老祖宗如何如何,老祖宗如何。我认为宣传老祖宗业绩,是为了鼓励们努力练功,我本人只希望继承父业,为八极拳争光,希望孟村的八极拳在国内外发扬光大。八极拳是一代代前辈们呕心沥血创造的成果,是中华民族优秀的宝贵文化遗产。我们有义务去继承她,光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