崆峒派开派宗师

崆峒向来是天下闻名的道教圣地,传说中的仙境。几十年前,一位牧童在山中遇仙,学到了世间难以想象的奇妙武术。后来这牧童便创立了崆峒派。这个牧童即是崆峒派开山祖师木灵子,传说木灵子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是以近年来崆峒派势力日益鼎盛,颇有与少林等名门大派抗争的实力。

木灵子是一个道人,俗家姓李,单名一个灵字。他原本是西夏王族血亲,二十年前,西夏王朝为蒙古所并,李灵因此出家,自封道号为木灵子。

木灵子这道号说来极平常,也未有深意,只不过是把他“李”姓上下分开而己。木灵子祖上并非姓李,据说西夏开国初年,有一个做过和尚的少年人,被西夏的一位公主看中,并且结为了连理。只因那位江湖人未有姓氏,因此所传下来的后人,才都随了西夏的国姓——“李”氏。

木灵子的祖上是位江湖人,据说这位江湖人不仅有一个神奇的身世,而且还有一段神奇的际遇,因此他武学造诣高深莫测。这个江湖人把这身武学传了下来,一直到了李灵这一代。

崆峒向来是天下闻名的道教圣地,传说中的仙境。几十年前,一位牧童在山中遇仙,学到了世间难以想象的奇妙武术。后来这牧童便创立了崆峒派。这个牧童即是崆峒派开山祖师木灵子,传说木灵子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是以近年来崆峒派势力日益鼎盛,颇有与少林等名门大派抗争的实力。

木灵子更以一身惊世骇俗的七伤拳闻名于天下。木灵子为人最是嫉恶如仇,年轻时就在江湖中行侠仗义,凭着那手独步天下的七伤拳,不知铲除了多少恶人,又挽救了多少无辜。现在虽年已渐高,脾气人不减当年。见到有人作恶事,定会严加惩戒,对本门更是责之甚苛。<七伤拳>崆峒派传世武功,乃崆峒派祖师木灵子所创。

祖上的功夫木灵子一直细加揣摩,最后他把主要精力用在了钻研三门武功上,这三门武功的名字分别叫做,“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和“小无相功”。

木灵子在对这三门武功逐渐精熟的同时,偶然产生了一个大心愿,那就是想方设法把这三本武功溶合在一起,另起炉灶创建一门新的功夫,然后再以这门新创的武功为基础,开山立柜,创立一个大门派,最好能与当时名满天下的少林派、全真教以及中原丐帮分庭抗礼。

可惜,木灵子的心愿一直没有办法实现。原因是这三门武功都太精奇,“天山六阳掌”以“刚”劲为主,“天山折梅手”以“巧”字见长,而“小无相功”更是注重内功修为。想让这三种性质的功夫合而为一,殊非易事。

尽管如此,但是木灵子依然十分自负,因为他对自己的这三门功夫信心十足,虽然他无法达成创立门派的愿望,但是凭着这三门武功,他已经足以笑傲江湖。

西夏后,木灵子一直隐居在昆仑山中的一处小道观里。半个月前,木灵子于武学上又有新的领悟,为了演练他在武学上究竟有多高的造诣,他做了一个危险的举动——在某个月暗风高的晚上,偷偷潜入昆仑山内一个神秘教派的总坛,偷盗了像征着那个教派绝对权威的六件信物。木灵子不知道那六件似金非金的东西是什么,他只知道那个教派的人都唤它做“光明圣火令”。

木灵子的做法无疑是迎风玩火,尽管他成功的潜入了那个叫做“大光明顶”的地方,并且顺利的将那六个小牌子带走,但是,他还是被人发现了。于是,他与那个教派中的人物大打出手。木灵子对自己的武功据有绝对自信,但是他仍然感觉十分吃力,因为那个教派中的人物真是不好惹,人人都是硬碴子。

木灵子终于有点后悔了。后来木灵子给自己解释说,如果论单打独斗,自己决不逊于那个教派中的任何一人,但是如果让自己一个人斗七、八个像那样历害的高手,无论如何是受不了的。于是,木灵子逃之夭夭了。这一逃可真够远的,尽然从西域一直跑到了中原,而且是被人脚跟随脚背的狂追到中原。但是,木灵子就是不服输,他粗鲁脾气上来了,怀里揣着六个小牌牌,就是不给人家。按木灵子的话说,你们不是人多吗?人多老子也不怕,你们就是再多来那么几个什么什么“法王”,什么什么“使者”,老子还是不给你们那小牌牌,把老子惹怒了,把它们扔到哪个大江大河里去,让你们永远也找不到!

话虽这么说,但木灵子还真有点害怕,自己就这么没命的跑,人家在后面就这么屁颠屁颠的追,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木灵子烦,越烦越想起自己想创一套独步天下的武功那个心愿。如果自己真把那套武功练成了,什么这个教那个教的,他木灵子独个就都把它全挑了,还用像现在这么灰头土脸的给人追命?

木灵子横下一条心,说什么也要把这个武功练成。后来他就只存这个心思,日也想武功,夜也想武功,甚至怎么就不遭人追杀了,也记不太清楚了。他只记得,他当时好像跨过了蒙古人占领的地域,跑到了中原的南部,有一天夜里进了一座大城,随后那个神秘教派的几个什么“法王”“使者”之类的就追来了。他在城里乱躲,不知怎么的闯入了个大校场,那校场可真大,他年轻的时候,在西夏的国都也见过几次校场,可是气势都不抵这个校场那么宏大,原因是这个校场黑压压的布满了人。

当时这个校场上的人正在熙熙攘攘讨论着什么,有一个年过半百的魁梧老者,站在点将台上比划着,木灵子听台下的人一口一个“郭大侠”的叫他。但是木灵子那时心慌意乱,也无暇顾及,就没头苍蝇一样冲入了场中,想找个人多的地方躲一躲。但是正所谓心急吃不到热豆腐,他木灵子方寸一乱,尽做错事。他居然在百忙之中运起“小无相功”冲击人群,然后奔向台上。

这下可好,场中一下子被木灵子搅得大乱。几十几百个人被木灵子的“小无相功”内劲震飞,木灵子听见上千张嘴巴在叫唤,什么“哎呀,他妈的,你是谁?”“你个龟儿子,撞了我的腰啦。”“奶奶个熊,我被你碰烂了。”“俺八辈祖宗,俺就剩一根脚指头了,你也不放过,哎哟,俺的爹呀,痛死了。”其中叫的最多的话是“有奸细,大家快来抓奸细。”“蒙古人派人来捣英雄大会的蛋,大家快抓住他。”“郭大侠快来。”

木灵子活了半辈子,第一次听到这么多骂人的粗话,因此记忆犹新。他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已经奔到了台上,他看见那个被人叫做“郭大侠”的老者,一掌就扫了过来。那一掌好刚烈啊,木灵子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世上居然还有比他的“天山六阳掌”还要刚烈的掌法。木灵子躲也没躲,他想要亲手验证一下,是他的“天山六阳掌”更刚烈,还是那个老者的、木灵子本人目前无法叫出名字的掌法,更刚烈。

木灵子运起“小无相功”内劲,使出“天山六阳掌”的招式迎了上去。双掌相交,发出震天动地的一声大响。木灵子只感到对方的掌力雄浑,内力连绵不绝,自己已明显处于下风。他胸口一窒,脑中一片混乱,他晓得对方只要再加半成力道,他木灵子非死即是重伤。

不料在这间不容发的生死关头,那老者忽然收回了内劲,木灵子顿时感到周身一阵轻松,险险就此脱力,但是他不服软的脾气上来了,硬是咬紧牙关没有委靡于地。他听到台下许多人在大声鼓噪,吵吵嚷嚷,话里话外都是对那个老者的颂扬,对自己的贬斥。

木灵子脾气暴燥,但这一次却输得心服口服。而且他惊讶的发现,世上居然真的还有一种比“天山六阳掌”更刚强的掌力。他想起了祖上流传下来的历史,确定无疑的认定,这就是中原丐帮的绝学——降龙十八掌。

木灵子记得当时自己与那老者对了一掌之后,台上有一个徐娘半老但仍然风韵楚楚的女人走了过来,她好像和那个老者说了一句话,大概好像是这么说的:“靖哥哥,想不到天下间除了降龙十八掌之外,还会有这么刚猛的掌力。只是不知这道人是哪里来的?究竟是敌是友?”木灵子好像还记得那个老者笑着回了一句:“蓉儿,这道人的内功修为相当沉实,几乎不在我之下。”木灵子不确定他们到底是不是这么说的,但大概意思总归是这样的。那时木灵子几乎没有一句说话的机会,追杀他的神秘教派的高手就到了。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木灵子真的记不得了。木灵子之所以能念念不忘上述那段往事,是因为他总是忘不掉二个人。与其说是二个人,还不如说是木灵子一生中仅有的几个朋友中的二个最知心的。而那二个朋友正是从那个校场上开始认识的。他们一个是那位郭大侠的女儿,名字唤做郭襄。认识后木灵子才知道她有个外号,叫做“小东邪”。另一个是位年轻书生,也是刚刚从西域昆仑山来的,叫做风中雁。

木灵子在那个校场上结识了这两个人,当然是在经过许多麻烦的事情之后认识的。木灵子对他们的记忆很深刻,这来源于后来这两个人在江湖上的伟大作为。详细一点说,那就是:他们改变了江湖上的一段历史,创造了武林中的一个千古传奇。

——他们,一个开创了名动天下峨嵋派。一个创立了流传百年的华山派。

——他们是这两个后世武林名门大派的开山祖师。

这两个人对木灵子的影响很大,犹其是那个后来开创华山派的年轻书生风中雁。木灵子与他一见投缘,一直引为知己莫逆。虽然两人因为各自的事情忙碌,见面的时候并不多,但是木灵子一直对他深为怀念。

木灵子的回忆到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段落,他的一生发生的事很多。这篇文章开头是以他希翼创立一套盖世武功为线索的。那么,我们就让木灵子以他开创那套武功是否成败为回忆点,再讲述一件与这个线索有关的故事吧。至于的记忆,就连木灵子本人都认为没有必要去仔细探究,因为,那对他的一生,并不是最重要的。

木灵子被神秘教派的十几个高手追杀的事情结束后,他愈加对自己现在的功力不满意。于是,企图将他本身具有的三种神功相结合、从而开创一套独步武林的功夫的心愿越来越强烈。木灵子因为这个原因而四处流浪,那时,他遇到了一位定居湖北武当山的道友。在与这个自称张三丰的道友一席长谈之后,木灵子得到了不少武学上的启发。犹其是这位奇异的道友居然能从高山流水的自然风物里、结合自己的武学经验,从而开创数套奇功,令木灵子即羡慕又汗颜。

木灵子因为自张三丰身上得到的灵感,而远走山川隐野。一边仔细推究武学理论,一边研究自然万物对武学的引导作用。功夫不负有心人,五年时光,木灵子饿品山果,渴饮冷泉,终于将三功合一的心愿初步完成。他取“天山六阳掌”之刚、“天山折梅手”之巧、“小无相功”之力,合而为一,开创了一套震古铄今的拳术。

将三种分属不同性质的功夫融合殊为不易。这不仅需要非比常人的智慧,更需要坚如铁石的信心的勇气。因为一种武功的创立,犹其是深奥博大的武学,需要人不停的用自身去探索和尝试,如果稍有不对,立刻就是经断脉折、走火入魔的下场。木灵子独僻蹊径,硬要让三种相互独立的功夫溶为一体,就更加是险上加难、匪议所思。

木灵子将三功合一的拳术推导完成了十之,但是有一处最重要的地方,却怎么也寻思不通了。为了这三功合一,木灵子已经倾尽所有自身俱备的武学素质,如今,他已经才尽智竭。但是这怎么也导思不通的地方,却是他整个拳术的关窍所在,只有打通了这处关窍,他才能顺利的将整个拳术演化为一个整体,如果不完成这个关健所在,那么他的三功合一,还是一盘散沙,庸俗的就和平常拳法全无分别。五年的时候光换来的只是这样一个结果,木灵子又怎么甘心?

有一天,木灵子在山野外漫无目的胡乱走动,一边欣赏四野的树木山川、飞鸟走兽,一边结合自己的武学经验,慢慢地推敲那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关健之处。如何能将矛盾之处化解开,使之水火交融、一脉承转,始终是木灵子近日所思索的事情。

忽然,木灵子看到不远处,一只大雁凌空而起。那雁子在半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孤线,直向天边掠去。此时正值日暮时分,远山的夕阳透着晚霞映射出天光,照进入木灵子的眼帘。一瞬间,人与天的交合中,木灵子猛有所悟,似乎几十天来缠绕的心底的绳结霍然解开,情不自禁的梳理思路,在这群山环抱的旷野中打起三功合一的拳术来。

五年时光,他无时无刻不在研究此功,可是从未有过像他今天这般舞得大开大阖、浑然一体。他正自意气风发的打得性起,猛然一声高叫,反手开拳,碰的击在旁边的一棵老槐树上。只见那树纹丝不动,晃也未晃半下,然而木灵子却兴高采烈,目中泪光莹然。因为高深武学,讲究内含外韧,伤人于无形之中,如果出手发招,让人一眼便知端的,所有结果显于外形,那只能算是庸俗平常,并不能算得上高明。真正臻入化境的武功,肉眼是无法查觉的,只有这样的功夫,才最具有肉体上的杀伤力。

一年之后,木灵子凭借新创的‘七伤拳’,打遍大江南北。三年后,又亲手编写《七伤拳谱》。最后在崆峒山开宗立派,与少林、武当、峨嵋、昆仑、华山并称为六大派。活至九十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