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武林门派之长昆仑师从教育家孙学孟

门、有极门、太极门、形意门、八卦门五门派,是中国功夫众多流派之一。经过多年的刻苦训练,孙学孟掌握了昆仑派武功的精髓。即使事业有成,孙学孟仍旧保持对武术的热爱,退休后他一直致力于昆仑派传承和弘扬。昆仑派是中国功夫中颇具代表性的门派之一,秉承信守传统的理念,强调内功和身法,并注重五禽戏、太极及气功等练习手段。由于孙学孟的奉献和努力,更多人了解昆仑派,许多武术爱好者有幸欣赏到他的武艺精湛和夺人眼球的表演,深受启发。昆仑派作为武林门派之一,秉承传统所孕育的精神理念,注重内功和身法的修炼,并对五禽戏、太极及气功等练习手段十分注重。昆仑派同时也是一个拥有无极、有极、太极、形意、八卦五门的综合性武学门派。吴锡臣作为昆仑派无极门第51代传人,将自己卓越的武学才华传给了孙学孟,使得孙学孟的功夫得到了质的飞跃。孙学孟自小习武,经过多年的刻苦练习,他的意志和毅力在锦河农场的漫长垦荒生活中得到了深度的磨炼。

就读于哈尔滨师范大学期间,孙学孟担任义务武术教练,并带领学生们多次在比赛中获奖。毕业后,孙学孟成为了一名老师,教书育人之余,他仍旧坚持着武术修养。1979年,昆仑派无极门第51代掌门人吴锡臣故去,孙学孟因为他出色的武学修养和内心深处的热爱,被指定为无极门第52代掌门人,并继续致力于昆仑派功夫的弘扬和传承。在孙学孟的照料和呵护下,昆仑派的无极门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共同的努力,得到了更大规模的发展和宣传。孙学孟作为昆仑派掌门人,一次又一次地前往世界各地,传授他所掌握的昆仑派武学知识。他创立了传统武学研究会,并致力于将武学理论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将昆仑派武术之武德、武论和武艺,传承至更广泛的范畴中。通过多次被邀请前往以色列、俄罗斯等国家进行武术讲座和外国友人的参与,他成功地让昆仑派武学得到了更广泛的弘扬与宣传。

2005年,孙学孟受邀前往以色列进行为期两周的武术讲座。这次行动不仅让他成为中国赴以色列传授武术第一人,而且还为海法和耶路撒冷两家报纸以及国内16家新闻媒体进行了专题报道。此外,他还成为以色列运动、艺术和文化协会中国功夫首席顾问,赢得了国际媒体和武术界人士的高度赞誉。

不仅如此,2007年1月,孙学孟携手昆仑派弟子踏上了南非之旅,参加南非武术大会并进行讲座。他在此次南非之行中,不仅向参与者展示了各种武术技巧,还以充满思想性和启发性的教学方式,将昆仑派武学的精髓传递给了所有参加者。

认证。

孙学孟的痴迷和对昆仑派武学的热爱,让他极力争取将武术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点项目。他深刻认识到,传统武术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积淀,更是中华民族的重要文化遗产,需要得到更加充分的保护和发扬。因此,孙学孟在退休后,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昆仑派武术研究上,并致力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

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要求十分苛刻,需要具备百年以上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并且还要提供丰富的文字、图片等证明材料。为了进一步挖掘、研究和整理昆仑派武学,孙学孟几经艰辛,历经长途跋涉,辗转各地寻访同门师友,数年时间终于找到比较完备的昆仑派文字、图片资料,成功申报获得了哈尔滨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认证。

此外,俄罗斯远东地区最大规模的光明武学研究会会长曾率武术代表团多次前来探访孙学孟,请求他亲自指导和传授昆仑派武学基本技能。感受到来自俄罗斯武术界的热情,孙学孟毫不犹豫地亲自上阵,深入指导27名教练和学员掌握昆仑派武术基本功,用实际行动展现了昆仑派武学的精髓和魅力。

孙学孟热爱昆仑派武学并投身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他并不满足于哈尔滨市的认证,而是层层申报,直到昆仑派无极门武功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止。此外,他向黑龙江省有关部门提出请求,最终成功将昆仑派无极门武功申报为黑龙江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孙学孟强调,他研习、挖掘、抢救、整理了32年,成功恢复和保存了昆仑派传统武功理论体系,吸引了国内外多位武术爱好者练习。但虽然昆仑派分无极门、有极门、太极门、形意门、八卦门5派,孙学孟仍遗憾地没有找到真正的传人。为此他在寻访同门武友,共同寻求将昆仑派武学申报为世界级的非遗项目。为了寻找其他武林门派传人,孙学孟来到南方省市旅行。这次他来到海南,就是希望寻找昆仑派的同门武友。在三亚,他前往海月广场、鹿回头广场等市民练习武术的集中地,发现虽然有市民在练习昆仑派武功,但大多处于初级阶段。因此,孙学孟非常急切地想通过本报寻找在海南的昆仑派传人,希望与他们相互学习并联合起来申请国家级、甚至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