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武术在大武术观背景下的传承和发展一项深入探究

武术,如一汪浩淼心灵湖泊,历经岁月沉淀,香韵扑鼻。由农耕文化孕育而生的传统武术,以套路与散打为主要表现形式,致力于提升技击水平,成为中华民族传统体育运动的镶嵌之一。传统武术是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金字招牌,汇聚着源远流长的历史积淀及渊博文化底蕴。可惜在当今社会中,传统武术渐渐沦为武术主流文化的配角,难免令人唏嘘。如今社会,经济腾飞,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而传统武术练习者的吃苦耐劳精神渐失,因形忘意,技艺难掌,失去了攻防技击的本真本色。传统武术并不正规地传承于学院,而是传人相承、师徒相训,然而这种传承方式时至今日已愈发无所适从,致许多尊贵武术品种的流失。在“大武术观”背景下,我们当要重新发掘传统武术的内在价值,使它能够更好地得以传承。

2011年3月,首次全国武术协会主席和秘书长联席会议在山西太原隆重召开。在这次会议上,随着武术项目的发展需要,武术领域倡导了“大武术观”和“武术标准化”这两个指导思想。2012年2月,在西安举行的全国武术协会主席和秘书长联席会议上,中国武术协会主席、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高小军在会上呼吁,“大武术观”不仅内涵丰富,而且内容广泛。它对于推动武术发展,促进武术文化的繁荣具有积极而重要的推动作用。[4]

“大武术观”是一种负责任的、包容心态的、全局性的武术价值观和认同感。它站在全局而非个体的层面,经过对过去的武术理论成果和实践经验全面系统地总结后,提出了指导当前和未来武术工作的基本思想和基本观点。[4]

“大武术观”包括两个基本方面:一是关于武术本身的观点,即武术并非只是基于某种目标的单纯技击手段,而是一项涵盖身体、技能、文化、精神、伦理、技术、艺术、教育诸环节的体育运动和文化体系;二是开放的、包容性的、多元化的观点,即要接纳各流派的武术理论和实践,倡导武术和其他领域、其它文化形态的对话和交流,从而助力武术事业的长足发展。

武术不仅是改善身体素质、提高防身能力的一项运动,更是一门拥有丰富内涵和浓重文化底蕴的艺术。其全局观则是认为应该用更广阔的视野面对武术,用更包容的胸怀肯定与认同武术,用更坚定的信念为武术的发展贡献力量。[2]

在当代,许多学者都对“大武术观”进行了各个角度的分析。余水清教授所提出的“大武术观”和“武术标准化”为我们重新审视中国武术提供了多个视角。通过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法和比较法等方法,他对当代武术的发展历程进行了梳理,并在此基础上对传统武术与竞技武术、文化武术与体育武术、武术国际化与本土化等三大问题予以了客观的思辨。

余水清认为传统武术和竞技武术是两个相辅相成的运动项目,二者拥有着辨证关系,我们应让两者共同进步发展。武术虽然归属于体育,但其内涵远远高于体育,因此我们应既注重其体育性质,更要提高对其文化性质的重视。武术的发展大势则与国际形势息息相关,为此我们应当努力推动武术的国际化进程,让中国武术更好地展现在世界舞台上。

武术的国际化虽然重要,但武术的本土化才是武术发展的核心。曾桓辉从“大武术观”对学校武术教育的角度进行了研究。他认为,从“大武术观”的内涵出发,通过文献资料法和逻辑分析法等方法,分析了当前学校武术教育中教育理念、教育内容、教育形式、教育环境、教育师资、教育设施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关建议。文章提出了“文化具体”的新思路,初步阐述了相关具体策略。

对于“大武术观”与传统武术的内涵,国际武术联合会主席徐才和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高小军都做出了经典的概括。徐才主席认为,“小武术观”只注重习练拳法、健身防身,而“大武术观”则是从武术的内层、深层去认知武术的哲理、伦理、拳理和医理。高小军主任认为,“大武术观”站在全局的层面上,以拥有广阔视野和包容胸怀来认识武术。同时,武术的本土化是武术发展的核心,这一思想体现了对中国武术传统文化的坚定认同与支持。

我们应该以高度负责和包容的心态来看待武术的价值观和认同感,这是对武术事业整体发展的关怀和支持。武术的发展需要建立在全面系统的总结过去武术理论成果与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从而提出指导当前和未来武术工作的基本思想和根本观点。

“大武术观”包含了两个基本方面:一是武术自身观,认为武术不仅是改善身体素质、提高防身能力的体育运动,更蕴藏着丰富的内涵和浓郁的文化底蕴;二是武术全局观,即我们应该用更宽阔的视野、更宽容的胸怀,去认识、肯定和发展壮大武术。

有了“大武术观”的理论指导,我们在处理武术问题时,有了坚实的逻辑起点和理论基础。通过运用“大武术观”的理念去发展传统武术教育,传统武术教育会变得更加优秀。与竞技武术不同,传统武术的核心价值在于其传承性与文化性。它不仅具有独特健身机制,也传递了中华文化的精髓,是中国武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传统武术是中国人民经过长期实践积累发展起来的民间艺术各个流派的总称。它是中国民族体育的一种,深刻地体现了中华文化的精髓和浓郁文化特色,与现代竞技体育运动有着明显的不同。

“大武术观”对传统武术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中国已经出土许多珍贵的“武功秘籍”,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在此基础上,中国武术研究院组织编写了《中国武术拳械录》,为传统武术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通过传统武术竞赛活动,如传统武术观摩交流大会、民间武术精粹邀请赛、全国老根据地武术比赛、全国武术之乡武术比赛等,传统武术得以弘扬和发展。

“大武术观”的提出认为武术是我国传统的体育项目,说明我们必须认识到武术是不可回避的体育道路。传统体育项目具有增强体质、改善身心健康的功效,而传统武术则深刻地诠释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独特魅力。因此,我们应该以更加包容和开放的心态去推动传统武术走向更广阔的舞台,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喜爱传统武术。

传统武术不仅仅是一种体育运动,更是一门匠心独造的艺术。这门艺术不同于其他技击项目,它凭借着独特的内文外敷,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如果说光能够在竞技场上战胜对手还不能定义一个真正的武者,那么在传统武术的世界里,精神内涵才是他们最想弘扬和传承的东西。

建立在“健康第一”和“三维健康观”的基础上,大武术观表达出了传统武术的强大魅力。这种强大魅力来源于其对人类身体素质和免疫力的提升作用,而这也是传统武术增强体质的关键所在。对于传承民族文化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只是让学生从教材理论中了解传统武术,而是需要让传统武术文化从抽象变得更为具体。例如,在课堂上学习武术礼节时,我们实践抱拳礼,通过体态来表现出传统武术形神合一,以及内外兼修的精神。而在探讨武德精神时,我们也不应该只停留在抽象的理念上,而是应该更全面的阐明其多方面含义:仁、俭、义、恭、礼、良、智、信、温、让。

传统武术不仅仅是一项运动项目,更是一场传承与弘扬中华文化的盛宴。在这场盛宴中,我们需要以仁、以义、以礼为准则,在课堂中更全面地展现出传统武术的精神内涵。

仁是对自己和他人的爱和热情。如孔子所说:“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因此,在教室里,教师应该以关心和热爱学生为原则,学生也要学会尊重教师。而什么是义呢?孟子有明确的说明:“义者,宜也。”也就是说,做正确的事是一种公正的,正确的行为,是真理和公正的表现。在课堂上,教师应该以公正的态度对待学生,因材施教;而学生应该勇敢奋斗,努力学习,以客观的态度面对老师的辛勤付出。这些正是武德精神的具体体现。

在“大武术观”背景下,传承传统武术的方式也面临着新的情况和挑战。传统武术虽然富有历史和斗技含义,却受到现代竞技武术的强有力冲击。为了让传统武术更好地传承下去,我们需要探索全新的传承方式和策略,适应现代经济社会的需求。这也是我们需要更加积极地参与到武术传承和弘扬的过程中,用我们的行动让更多的人热爱传统武术,并让这门传统文化在当今社会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芒。

传统武术是我国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受制于各种因素,以及传统武术自身不适应时代的部分,传承陷入了困境。

传承方式的多样性,是传统武术得以传承下去的重要保障。最原始的传承方式就是师徒和家庭的传承。师徒传承不仅有着严格的武德和品德要求,还需要习武者具备过硬的身体素质和坚韧的毅力。在过去,这种传承方式是十分盛行的。像武当和少林这些宗派,都是师徒传承的典型代表。而那些权威的武术世家,也是通过代代相传,保证了家传武术的继承。近代的武术宗师霍元甲、黄飞鸿等,也都是通过父辈的悉心传教,才学得了一身精湛的武艺。但是,由于世家局限性大,很容易造成传承的失误。

除了师徒和家庭的传承方式,还有其他的传承方式。比如,代代相传的几个社团组织、拜师的传承方式,以及现代化的学校教育等。这些传承方式都在其不同的历史和社会背景下,推动着传统武术的发展和传承。尤其是现代化的学校教育,更是让更多的青年学生接触到传统武术,提高了广大人民对传统武术的认识和兴趣。我们要继承和发扬武术精神,以更加激情的姿态迎接未来,让传统武术在当今社会焕发出更加绚烂的光芒。

传承武术不仅需要具备过硬的技艺,更需要品格高尚,具备崇高的武德品质。这种传承方式并非像现在的武校一样需要支付丰厚的物质条件,而是走出品德端正、拥有良好武德品质的武师们,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近代的传承方式主要是武馆传承。武馆的开设起源于清朝时期,也是武术鼎盛的时期。武馆的创立主要靠武师们的影响力,完全由武师自己开的,目的是为了传授武艺。与现在的武校不同,武校的创立主要以赚钱为主,授者与传授人分离。例如广东省的佛山武馆,在鼎盛时期人满为患,同时也为武术的传承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根据文献记载,1951年张炎在佛山开了武馆,然后又在其他地方授武。到了19世纪初期,武馆的发展发生了变化,也代表着授者与习者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开始出现了物质交易(交费学武)。

在这段时期,武术传承特点仍然是严格的师徒拜师制度和道德规范。武术世家们传授的仍然是传统的武艺技术,而且在传承过程中注重树立学生正确的道德观念,使武术承载了一种更崇高的人文精神。

武术传承的实质不止是一种简单的授业传帮,其中更包含着物质利益的交易。很多人因为精通武术而将其作为谋生的手段。

现代的武术传承主要分为武馆和武校传承,始于八十年代,并在九十年代达到鼎盛。现如今,武术学校遍布全国各地,规模浩大,仅在2005年时,河南省就有400多所武校,总人数达到了六万多人。例如河南省登封的塔沟武校,就有10000余名学生就读。

也许很多人都看过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那个时代只要精通一点武术就能够获得巨大的利益。无论是武校还是练武者本人,都能够获得巨大的利益。然而,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武馆和武校开始逐渐萎缩。现在,很多武馆和武校都面临倒闭的危机。举例来说,佛山只能勉强运营一百多家武馆,而这种经营状况与过去的利益远远无法相提并论。在上世纪,福州就有两百家左右的武馆。

现今,仅剩不到五十家武馆,这个数字冷酷地揭示了武术传承面临的危机。时至今日,现代武馆和武校已经培养出许多武术人才,国际武术冠军随处可见。尽管如此,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武术教育却成为了牺牲品,并没有得到更好的传承。随着时代进步,社会已经不再是过去刀枪剑棍的天下,经济发展已经成为了国家的重中之重。然而,传统武术需要长时间不断地磨炼,因此很多人不得不选择学习语数外的课程,或者由于传统武术的辛劳而放弃学习。渐渐地,武术开始走向低谷。

社会的确在不断进步,可是就儿童的身体素质而言,学习压力大、体弱多病以及身体素质不佳,这已经是一个不和谐的社会景象。在这种情况下,武术的传承变得不可或缺。儿童是国家的未来,只有拥有好的身体素质才能更好地促进一个国家的发展和进步。

构建传统武术的发展策略,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传统武术需要不断前进,科学化便是其中的一条前进之路。那么,什么是武术科学化呢?

武术科学化意味着我们要科学地认识武术,要透彻地解释武术中的真理,例如”精气神”在武术中的意义,武术中静与动的结合以及阴阳互补的原理等。我们需要用科学的方法去解释,这样武术爱好者才能在日常生活中理解和运用。其次,武术工作中的训练、比赛和宣传等也需要走向科学化,从而最大程度地促进武术运动的发展。为了实现武术科学化的发展目标,传统武术需要与时俱进地利用现代科学化的方法和手段,以及社会中相关科技的成果。武术科学研究是武术科学化工作的重点,我们需要运用各种科学研究方法,去深入认知武术规律,以期实现武术科学化的迈步前行。

传统武术的发展离不开对武术知识的整理和创造性的探索。

传承至今,历经朝代的演变和不断的发展,武术原本以技击为主,但近些年来,随着舞蹈、体操、养生气功等文化的融合,武术日益彰显出其秉承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的价值。古人对太极拳曾评价为“用细节来体现拳种价值,常练可延年益寿,常拳者不衰老”。现代人对武术的健身价值越来越认可,据统计,我国人口选健身项目时传统武术名列前茅,可见传统武术在人们心中的健身价值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因此,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人接触到简化后的传统武术,来增强人类的体质,提高其在人类心目中的认可度。这样能够更好地传承和宣传武术,为传统武术的发展注入动力,让其不断向更高的方向发展。

走向世界是传统武术的目的。对于传统武术而言,其价值早已超越了单纯的技击领域,因此,将其推向世界成为了不可避免的趋势。只有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传统武术,让更多的人认识和热爱武术,才能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传统武术的博大精深。因此走向世界已经成为了传统武术的发展目标,同时,这也是传统武术能够与时俱进的关键。

现代社会,有物质的支撑是不可缺少的。传统武术以其神奇的技艺令人瞩目,但如果不能走向世界,不能商业化,也难以获得长久的发展和生命力。只有真正走向世界才能更好地扩大传统武术的影响力,为其未来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国家应该大力支持传统武术的发展,并积极倡导中小学生学习武术,促进其发展和传承。在地方上也可以举办武术节等活动来提高武术的影响力,就像上海武术博览会一样,其规模逐渐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而且,在传统武术的发展中,我们应该不断创新,尝试对习武者的服装器械方面进行改进和升级。在传统武术不断发扬的同时,适当加入一些复古主义元素,例如举办一些复古风格的活动,这样既能促进传统武术的发展,也能促进其传承。毕竟,一个人永远也不能建造出万里长城,只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这样才能有像长城那样的举世闻名的传统武术。除此之外,传统武术也可以与其他行业进行合作,达到促进其自身发展,走向世界的目的。

掘传统武术的内涵,弘扬其精神,让传统武术重新焕发出绚丽的光芒。

传统武术源远流长,历经千年岁月的淬炼,逐渐完善和发展,形成了独特的民族文化体系,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现代的传统武术却渐渐退出了武术主流文化,成为武术发展的附庸。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武术练习者失去了过去的那种韧性,练武也变得缺乏了一份用心。传统武术一般是通过家传或师徒传授的方式传承下来,但这种传承方式在当今社会却变得越来越难以延续。很多优秀的武术拳种只能在逐渐遗落中消失。

然而,在“大武术观”的背景下,我们仍然相信传统武术是具有无限魅力的,我们应该从中挖掘其内涵,并传承其精神。传统武术并不仅仅是“拳脚相向”的技击活动,而是深深地融入到中国传统文化中。因此,我们应该弘扬传统武术的文化意义和精神内涵,让传统武术重新焕发出绚丽的光芒。

术教育[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15.

传统武术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然而,在当今社会中,传统武术的传承面临诸多困难。我们需要掘取传统武术的深厚内涵和文化价值,使其得以更好地传承下去。

有关传统武术的参考文献资料众多,如:曾恒辉的“大武术观视角下的学校教育再思考”,徐向东的“从武术的本质特点传统武术的发展策略”,栗胜夫的“中国武术发展战略研究”等。这些论文和书籍,包括向玮的“传统武术推广模式的探讨”等,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在这些资料的指引下,我们能够更好地探寻传统武术的内在价值,并寻求出适合当今时代的传承方式。

因此,我们要集中全社会之力,共同掘取传统武术的价值,促进传统武术的发展。这将有助于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传统武术的魅力,传承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

传统武术承载着中华文化的精髓,是世界瞩目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在现代社会里,传统武术的发展却面临许多挑战,需要我们重新审视,寻找出更好的发展之路。

有关传统武术的参考文献资料广泛,如:刘爱华的“发展传统武术的思考”,王红芳的“传统武术的再认识与发展对策研究”,李远华的“论中国传统武术的可持续发展”等。这些论文和著作,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理论和实践指导。在这些资料的引领下,我们能够更好地认识到传统武术的文化价值,从而更好地推动传统武术的发展。

因此,我们需要不断研究和探索,寻找出更加适合时代发展的传承方式和发展道路。只有通过持续不断地努力和探索,我们才能更好地传承和发扬传统武术,让它在现代社会中焕发出更加夺目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