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马背武艺中的短兵器

中国古代马背兵器多种多样,其中刀、剑、鞭、锏、挝、鎚都是古代骑兵常用的短兵器。这些短兵器有的作为单兵使用,有的作为双兵使用。相对来说,马背短兵器的运用比马背长兵器要晚,除了刀和剑,其他几种短兵主要在唐、宋、元、明、清盛行。马背短兵器虽然柄短,但有稳、准、狠的特点,往往在近战中发挥很大威力,古代一些武功高者在战场上使用短兵屡次显示卓绝的技能,令敌人望而却步,胆战心惊。

刀是一种最古老的兵器,它的起源至少有五千年历史,但短刀在骑兵中的使用却要晚得多,而且也不多见。据史料载,汉代骑兵常用短刀,主要与这个朝代重刀大有关系。周纬著《中国兵器史稿》说:“重刀之习,起于汉代”。汉代无论是武者,还是文人部有佩刀的习惯。《三国志》记载:“汉之名臣,于平安之世,而刀剑不离于身。”如此重刀的时代必然会在作战中反映出来。例如山东沂南画像砖石墓门的横额上,刻有一幅战斗图像,画面上的骑兵右手握环柄刀,左手持盾,正跃马向步兵杀去。这种骑兵与步兵都用刀盾格斗的场面,历史上是不多见的。唐代猛将歌舒翰“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在骑战中大展雄风。《文公谈苑》说“宋呼延赞常作破阵刀”,杀敌骑如排山倒海之势。《刀剑录》说:后蜀主李雄命专为骑兵配备“腾马刀五百”,结果在骑战中,腾马刀斩劈快利,连连获胜。又见《玉海》载:宋熙宁五年“造斩马刀,刀长三尺余,镡长尺余”,这种刀首部有大环,制作十分精巧,一时成为宋骑兵的“操击战阵之利器”,曾在与辽、金马背民族的骑战中发挥出很大的威慑力。

剑作为骑兵的一种配备兵器,在古代骑战中也起到防卫和近身格斗功用。早在汉代,汉军为了对付擅长快马奔驰和射箭的匈奴骑兵,特别为汉军骑兵部队装备了锋利的佩剑,在与匈奴军相遇时,马上打不蠃,就“下马地斗,剑戟相交”。汉臣晁错曾给皇帝上了一篇御匈奴文,文中讲道“用兵临战合刃之急”,是说骑兵不能用单一兵器。又说“两阵相近,平地浅草,可前可后,此卡戟之地也,剑盾三不当一(开阔地是十不当一)”。是说遇到杂草丛生地段,长兵难以施展得开,此时就要靠短兵剑了,这就是兵法说的“发挥己长,打敌之短”。在1974年发掘的泰始皇陵陶佣坑中,曾发现大量的骑兵,这些武骑上身披重铠,手执弓弩,有的手执长兵,有的腰佩短剑。这进一步说明,秦汉时的骑兵是长短配置兵器的。剑在近代,仍是骑兵常佩的一种兵器。《唐书》说,唐僖宗时,田令孜奉僖宗之命,发兵宝鸡,因前进道路被敌军阻拦,双方拼杀不见胜负,唐僖宗为了不耽误进兵的速度,下令骑兵“以长剑五百前驱奋击”,为夺取胜利杀开一条通路。《唐书》还记载说,军屮有一名叫张雄的淮南人,骑射武艺过人,特点是“马上善剑,号张神剑’就连唐代皇帝也有马上佩剑的习惯。《唐会要•搜狩》记载说,唐太宗好骑马打猎,经常是手执大弓,腰挂宝剑,骑—匹枣红骏马在山中逐兽射猎,这样不免会遇上险情。如贞观十年十月,唐太宗到洛阳苑去打猎,在山路上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