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爱上马来武术汪拳武术

西方人爱上马来武术汪拳武术 西方人爱上马来武术汪拳武术,汪拳武术,武术配音女,洋人武术跨过族群的门槛,马来武术走向世界各角落,以独特的内涵发展成为国际性的体育运动项目,目前在勿洛体育馆参加第8届马来武术世界锦标赛的400多名选手当中,便有华人、奥地利、德国、法国、西班牙和英国人的身影。

第8届马来武术世界锦标赛(8th World Pencak Silat Championship 2004)上星期天(12日)开始在新加坡举行,来自24个国家的400多名选手,为这项锦标赛创下最多国家参与、最多选手参赛的新纪录,其中更有不少是西方国家的选手,包括奥地利、德国、法国、西班牙和英国等。

马来武术在过去几年来,已逐渐从马来传统武术,延伸发展成为国际性的体育运动项目,连洋人也打起马来武术了。

代表瑞士队参赛的意大利人法兰科(Franco Saracino,28岁,上图)4年前在瑞士日内瓦的健身房,上了新加坡马来武术前冠军巴德里雅胡斯妮(Badriah Hosni)的马来武术课程,开始喜欢上马来武术,并且拜她为师。

法兰科说:“我喜欢马来武术悠久的传统,它较其他武术特别;我感觉马来武术里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包括个中的文化与哲理,似乎用一生都学不完。”

法兰科小时候学过柔道,当时岁的他学了两三年之后,因为日本师傅回返日本而停止学习,开始转向滑轮和雪上滑板等极端运动。“小时候无法领会运动的精神特质,现在相比之下,觉得日本武术比较刻板,马来武术比较自由;是一种精神。”

在师傅的建议下,法兰科去年曾到新加坡拜师。“她认为我到新加坡来,每天都有机会练习。”为了这次的锦标赛,法兰科提前来新加坡,和新加坡国家队进行了三个星期的集训。

虽然越来越多西方人参与马来武术运动,但是法兰科认为,欧洲人要在这项运动里有所表现,还需要一些时间。他说:“欧洲人在体型上吃亏;马来武术讲究速度和敏捷的身手,欧洲人在这方面显得有些笨拙。”

法兰科认为马来武术目前还是亚洲人的强项,他今年夏天在日内瓦参赛,第一圈便惨遭马来西亚的高手淘汰。而这次锦标赛,法兰科也抽到下下签,第一圈的对手来自越南。“越南队很厉害,但是我会全力以赴。”

王俊杰(16岁)一年前开始学习马来武术。当时,他和一群朋友兴起学武术的念头,因为“一些朋友还不起柔道和跆拳道昂贵的学费”,因此选择了马来武术,想不到在误打误撞之下,爱上了马来武术,连好朋友李国荣(16岁)后来也受吸引加入学习。国荣练马来武术已经半年多。

俊杰和国荣异口同声说,刚开始学马来武术时,因为全班都是马来人,感觉有些不自在;还好久了大家熟络了,渐渐打成一片,就像个大家庭。

俊杰认为马来武术是众多武术的一种,他打算今后尽量学习其他种类的武术。“武术本来就是一种文化根源,不一定跟宗教有关系。我们练习马来武术,把它当做是一门运动项目。”

国荣告诉记者说,马来武术并不难学,除了招式和技术,其他体能训练如仰卧起坐、伏地挺身和跑步等,也都是一般武术的基本要求。他说:“最困难的部分大概是‘压腿’;腿‘压’得越多,就能踢得越高。对打时我们都戴着保护罩,所以一点也不危险。”

习武防身,也能克制坏脾气。俊杰就坦言说,自己过去脾气暴躁,动不动就跟人骂架。练习马来武术之后,开始懂得控制自己的脾气。“习武除了锻炼身体,也训练纪律,这是我练马来武术的最大收获。”

俊杰在刚结束的Grasio俱乐部分龄比赛中获得冠军。看样子,他练马来武术的收获,可不止于锻炼自律。

马来武术近年来在本地的地位已渐渐提升,体育理事会已在今年4月把马来武术列为重点项目之一。

本地马来武术的重要推手之一,是新加坡马来武术总会主席沙阿拉丁(Sheik Alauddin Yacoob Marican,37岁,马来武术前世界冠军);他说,越来越多其他种族社群学习马来武术,说明马来武术已不再是观念中只限马来人参加的运动。

沙阿拉丁目前也担任新加坡马来武术总会的技术总监,亲自全国大约70多名马来武术国手。他于1996年创设马来武术俱乐部Grasio,同时也在勿洛北创设了马来武术学院。沙阿拉丁目前在50多所民众俱乐部、民众联络所及学府开班授武。

一年前,沙阿拉丁在西海岸民众联络所(West Coast Community Centre)开设的马来武术班首次招收华人学员。主张武术世界大同的沙阿拉丁说:“马来武术虽然是历史悠久的马来文化,但不表示它只限马来人或徒参加。我的责任是将它发扬光大,邀请其他族群参与,让马来武术散布到不同民族和文化中去。”

沙阿拉丁补充说:“只要他们(非马来族、非徒)愿意,我不但会把他们训练成为最好的马来武术学员,甚至期待将来代表新加坡参加国际马来武术大赛的选手,不只是马来人而已。我希望这门运动在本地获得全面发展,更希望能把这门运动发扬到世界每个角落去。”

马来武术真正的起源时间难以追溯。印尼的历史学家说,它源自14世纪爪哇的满者伯夷王朝(Majapahit),然后传到东南亚各地。从武器格斗到赤手空拳,马来武术是很全面的武术。它有空手道及泰国拳的爆发力,也具有中国功夫的敏捷,柔道的扣、抓及抛法,同时有自成一格的剑术与专项。

沙阿拉丁说,马来武术讲究的是手和脚的招式套路,包括扣、抓及抛,更强调腿部的攻势,包括钩和扫等动作。

“马来武术很像下棋,必须有游戏策略(game plan),必须懂得利用擂台空间以配合矫健、迅速的行动,讲求的是体格、心理、策略和技巧,绝不是单靠蛮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