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聊聊武侠资讯

摘自马明达教授撰写的《前言》。 《中国武术词典》于1990年出版,马明达教授是该书的副主编,但实际上他是该书的实际主持人。 马教授确定了词典的体例和规模,设计了结构,将最重要的词条收入其中,为后来的中国武术学术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们所说的“资料”主要是指武侠文献。 该领域的材料通常分为两类:出版的和复制的。 至于口头信息,以及代代相传的体育技术信息,则可以归入“活体”信息的范畴。 对于武术来说,这部分资料虽然具有特殊意义,但在编纂词典时很难将其作为主要依据,而依据的重点必须放在文献上。 因此,我们暂时不讨论这部分信息。 我们所说的“数据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关于武侠文学的“数量”和“质量”。

众所周知,由于历史原因,在我国所谓浩瀚的古代文献中,武侠书籍如晨星般散落,零散的资料散落在书海中。 是非常有限的。 事实上,武术书刊的泛滥主要是近代的事情,而且数量似乎还相当可观。 但此类书刊相对集中于几大拳种,并没有多少地方拳种有专书面向世界; 其次,大部分都是套路插画。 是可以算的; 第三,由于缺乏社会应有的重视,即使是20、30年代出版的一些书,现在也很难见到了。 至于民间拳手代代抄袭的歌谱,其理论数量不会比出版的图画书少。 问题在于,过去收藏家往往将它们视为珍贵的秘密,拒绝轻易向他人展示。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数量肯定大大减少了。 如今遇到了武侠热潮,就更难见到他们了。 总之,与武术悠久的历史和浩瀚的内容相比,其所拥有的文献资料却相当有限。

说到“定性”方面,似乎需要具体分析,不容易一概而论。 但如果要总体估计的话,我们认为武侠文学普遍存在质量问题。 我们个人的经验是,当你系统地接触了武侠文学之后,你一定会发现其中存在技术问题,比如谣言、混乱、遗漏、自相矛盾等等; 观念问题,诸如执着、夸张、怪诞等,几乎比比皆是。 而这种情况到了现代还有变得更加严重的趋势。 当然,这并非无一例外,近年来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当我们指出武侠文学的问题时,并不意味着否认或低估武侠文学的价值。 相反,通过认真的考察,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其中有很多有用、有价值的东西。 问题在于,这些有用的东西总是被一层层陈腐虚幻的尘埃所覆盖。 如果没有仔细的清洗和净化,它的真正价值很难不言而喻。 显然,使用者在使用此类材料时,应该抱有谨慎、严谨的态度,切不可效仿,否则,不仅会出现误传,从长远来看,也不利于武术的发展。 不幸的是,武术界似乎对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缺乏足够的重视。

武侠文学的现状不可避免地给词典编纂工作带来诸多困难。 难题太多,不可能一一解决。 大部分只能按照质疑原则暂时搁置。 这让我们感到这种状况亟待改善。 根本点是要加强武术资料建设,逐步形成一套更高层次的数据体系,形成武术本身的文字学。 其实前人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也有人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工作。 以已故武术史学家唐昊为例,他是这一著作的最早倡导者之一。 他的《中华武术图鉴》堪称武术文献书目、版本的开山之作,其伟大成就为武术界内外所公认。 遗憾的是,《图录》出版至今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武术产业不断发展,武术书籍的数量也与日俱增,却很少有人谈论其中存在的问题。在武术材料中。 美丽的声音。 没有人像唐昊那样对古今武侠文献进行系统的梳理和评价。 武侠文学后继无人,几乎成为昙花一现的杰作。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深感困惑的现象。

现在,武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新形势,这个问题已经到了必须引起重视的时刻。 为了武术事业的未来,需要有人愿意坐在板凳上,从事数据收集、处理和改进的工作。 由此看来,有必要逐步建立武术学科自身的数据体系,特别是文献数据体系。 材料是学习和研究的基础。 材料的数量和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学科的发展前景。

武术资料网_武术资料网站_武术资料大全/

武术资料网站_武术资料网_武术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