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武术 面临着传承难的尴尬

在很多人的心中,曾经都有一个武侠梦,向往有一身武侠小说中大侠们的绝世武功;从1982年《少林寺》红遍中国,民间爆发了巨大学武热潮,到如今每天广场上可以看到上百个孩子在练习跆拳道,却很少见到有孩子练习武术。传统武术在现代社会似乎面临着传承难的尴尬现状。

 

传统武术大隐隐于市

王长臣,德州市第一届武协主席,今年已经72岁的他精神矍铄。从外表看,王长臣不足一米七的个头,留着寸头,说话非常文雅,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武林高手。

1959年,王长臣考入省体院,师从周永祥、周永福两位武术家开始习武,当时练习的是国家规定的传统武术套路。1966年回到德州进入学校,从事教学工作,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

1970年到德州师专(现德州学院)工作,并开始举办武术培训班,传授国家规定传统武术套路,是德州竞技武术的奠基人。但是,从王长臣平时的言谈举止中,根本看不出半点武林高手的影子。“我到师专三年,很多人都认为我是中文系的老师。其实,和平年代练武的人从外表都看不出来是武术高手。”王长臣笑着说。

王长臣回忆起自己早年经历过的一件事,上世纪70年代的一年初春,王长臣去市场买香椿。当时,有一位老农民的香椿比较受欢迎,但老人不识字不认秤,卖一捆从筐里拿出一捆。正当人们排队的时候,一个一米八高个头的彪形大汉挤到人群中,非常野蛮地掀开老人的菜筐乱抓,老人一看就急了,与他理论,这人竟然将老人推倒在地。

在一旁等待买香椿的王长臣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止。看到一个矮个子站出来“管闲事”,大汉一把抓住王长臣的衣领,就像提起一只小鸡一样,在场的人都为瘦弱的王长臣捏了一把汗。此时的王长臣尽管很气愤,但仍然十分克制,警告大汉松手,并用力要掰开大汉的手。“那个人人高马大,力气非常大,当时我脚尖几乎要离地了,要掰开他的手并不容易。”

大汉根本没有把眼前瘦小的王长臣放在眼里,甚至抓着王长臣的衣领前后推拉晃悠起来。王长臣忍无可忍,就在大汉推王长臣的那一刹那,王长臣两脚猛跺地,身子向后一挺,拉直了大汉的胳膊,随之快速转身,同时左肩朝大汉的肘反关节上轻轻一嗑,速度之快让围观的人根本没看清王长臣的完整动作。随着王长臣的左肩碰到大汉的胳膊,只听到“嘎吱”一声,大汉惨叫一声,抓着王长臣衣领的右手瞬间松开,右胳膊耷拉下来,看了一眼王长臣,一声不敢吭,左手抱着受伤的右胳膊灰溜溜逃走了,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是王长臣除教学外,生活中唯一一次出手。

其实,如今的传统武术江湖全然不是武侠小说和影视剧中的样子,各门派的传人和,武林高手都零星散落于民间,有自己的职业,中国传统武术的江湖以“隐秘”的方式在民间存在、延传。

武术江湖就在我们身边

有人认为,真正的武术高手,都在街角胡同里,大隐隐于市——因为传统武术讲究实战,如果躲在深山老林里,跟谁对战去?也许真像电影《少林足球》描述的那样,普通的马路上也可能有武术高手。王长臣说,在德州,武术门派也不少,例如现在传承较好的无极大功力拳、安氏八极拳、太极拳等,而且这些门派都实实在在存在我们普通人的身边,融于现代城市生活。

据了解,中国传统武术包括129个拳种,也确实如武侠小说中写的那样,它依然有分门别派,有拜师求艺。传统武术的习练者仍强调武术的技击技法,看重武术的最基本功能——真打实斗。至于德州现存的各武术门派之间是否存在门派纷争,王长臣说:“要说‘纷争’,几十年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各武术门派之间确实存在着一些矛盾,互不服气,时常会有相互之间‘踢场子’的事情”。

关于“踢场子”,王长臣就经历过,刚刚工作不久,随着他开办武术培训班传授传统武术规定套路,他的名声逐渐在德州“武林”叫响,这也引来了一些武术爱好者的不服,上门要求切磋武艺。曾经有一位50多岁的拳师找上门,要求和当时只有30多岁的王长臣切磋,开始王长臣因为对方是前辈想推脱。没想到,对方竟然赖在家中不离去,最后两人只能推手切磋。王长臣两次将对方弹开,对方心服口服才肯离去。

经过几次拳师上门“踢场子”,王长臣在德州武术江湖名声大噪,甚至有了很多“传说”。有人在外传说师专的王长臣练功双脚轻轻踏地就能飞上凉亭、打败天津摔跤好手等等。“那些都是胡扯,我哪里会什么飞檐走壁。”王长臣说。

对于那些武侠小说和影视剧中体现的江湖纷争,各门派之间大打出手,在现实的武术江湖中是不存在的。王长臣说,中国传统武术并不是花架子,真的动起手来伤人很重,特别是内伤。他曾经听师傅说过初年南京国术馆的武,各门派高手汇聚,相互切磋武艺,当时前几名的选手大部分在比赛后去世,那都是比赛中受了很重的内伤。这也只是听说而已,现如今各门派内部之间的切磋有,但不同拳种门派间的切磋基本没有。一是和平年代,没有那么争强好胜;二是即便切磋,真正的高手间,搭手就知道有没有,不会像小说中写的那样,门派高手争个鱼死网破。

中国功夫现代传承困难不少

中华武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一直以来给世人的感觉都是古老神秘的东方元素。它或以门派流传如无极大功力拳,或以师承相授如太极拳,或以血脉传承如安氏八极拳,发展至今,流派众多,而又各成体系。近年通过电影、武术节、比赛等文化交流方式,逐渐走出国门被更多人所知晓的“中国功夫”其实一直面临着传承难的问题。

在王长臣看来,传承难的原因第一是练武的人少。解放前后,社会上习武之人众多。改革开放初,随着《少林寺》等影视剧的热播,全国又掀起了一轮武术热潮。当时国家经常组织开展规定套路培训班,上课时基本上都是满满当当,一操场全是人。而上世纪80年代末以后,武术热潮渐淡。尤其是跆拳道、空手道等外来格击术越来越热,传统武术习练者金字塔的底部正在不断萎缩,更别提能够训练出顶尖的高手了。王长臣的一个很厉害的徒弟就丢掉武术转而开展跆拳道培训。

还有就是找传承人难,早些年习武者众多,而有些拳种门派却有着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门规,到了真正对外传播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很难找到合适的传承人。

王长臣认为第二个原因是现在的武术变成了“舞术”,多数习武者只是练形,而没有真功夫。即便是现在的全国传统武术套路比赛,也鲜见真有“功夫”者,多数都是一些花架子。像体操一样,讲究高难度,如空翻多少跟头。其实很多拳种里面,真正练拳没有什么空翻这种花哨的动作。但是,如果按照传统武术一板一眼地练习,在这种套路比赛中得不了高分。

令王长臣高兴的是,在今年6月份的传统武术展演大会上,他从大功力拳和安氏八极拳表演上,一招一式中又看到了传统武术那种扎实功底的影子,这是传统武术传承的榜样。“对于传承问题,很多武术家其实已经发现了武术套路比赛中习武者有形无功的问题,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武术家,能够向国家体育总局提出整改意见,让传统武术套路回归;另外,可以多举办这样的演武大会,用这种展演的方式促进各门派之间的交流、提高,将武术这一瑰宝传承下去。”王长臣说。(记者 孙向林 实习生张胜男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