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门派形意拳第四代传承人

李仲轩,一个武林门派的传奇人物。他的一生中,经历了诸多起伏和荣光。他不但是形意拳大师唐维禄、尚云祥、薛颠的门徒,也是武林名号“二先生”。他拒绝了当官的机会,坚持守护着武林门派遵守的门规。他并未红颜知己,一人独自退隐山林,和尚云祥一起许下“不收徒弟”的誓言,一生未曾收过徒弟,与武林中的传统习俗迥然不同。李仲轩晚年于《武魂》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却带来了珍贵的史料和拳理,成为中华武学最后一个高峰期的见证者,被世人铭记。清朝灭亡后,民间习武的禁忌被打破,中华武学迎来了一个高峰期,形意拳一门更是成为武术实战最高水平的代表。李仲轩也在其中发光发热,他对薛颠等武林前辈功夫的高度推崇让人感叹不已,可见他舍弃官场之后,武学之路上付出了多少心血。尽管人们将武术视为一种技巧,然而它内涵着的文化品质和生命力都是无可忽视的。武林门派所孕育的武术文化,源远流长,蕴藏着深邃的哲学内涵。击术虽然是武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却非易事。它对习练者的素质要求极高,一位真正的高手,仅仅凭借拼命与顽劲是远远不够的,前提是必须具备高尚的品德、人格和做人的道德修养。如果一位练武者真正达到高深境界,他从不会轻易出手伤害他人或是为了追逐名利而虚荣炫技。由此可以看出,“武”本身蕴含着“止戈”的哲学精髓。

 

正是因为真正的武术高手对垒时,不像现在的搏击死缠烂打或街头斗殴那般低级下作。高手时常眼神清冽,身形如风,旁人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或是碰触到他的衣匹,整个战斗已经结束,这是经过长期努力修炼的结果。

然而,由于1949年后政治因素的影响,中国传统文化逐渐涣散,武术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成为受害者之一。一大批对武术有热情和追求的人都被指责为会道门,遭遇了极为残酷的命运,他们的梦想也随之破碎。像李仲轩的师父薛颠,就曾在1953年被当局枪毙,武林之中也哀哭声连连。

李仲轩虽然在34岁时退隐武林,遵守与尚云祥的誓言,一生未收任何徒弟,然而,他在晚年却将近一生的心路历程和武术鉴赏推陈出新,发表在《武魂》杂志上的系列文章中。他提供了珍贵的史料和拳理,成为了“中华武学最后一个高峰期的最后一位见证者”,在海内外武术界引起了巨大反响。他的荣誉不仅属于个人,更珍贵的是在门派的熏陶下开创了新的路向,得以绵延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