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武林人物故事曹景一大师原创

曹州武术人物故事:张派大洪拳大师张桂田

 

原版曹靖一一医武宗师昨日

前言

张式大洪拳是指明代洪武年间菏泽市定陶区张氏家族从山西传入并广泛流传的一种拳术。

民国时期官方记载的定陶著名武术家,大多都是该支的后裔。 在定陶武术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1934年,定陶国术博物馆成立,县令刘卓辅任馆长,杨建廷任副馆长。 时任教官的张贵田、赵莲堂均是该派弟子。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张贵田,一个被历史淹没的老人。

1995年出版的《定陶县志》中,张桂田的名字被写成“张秀田”。 不知道是作者当时不清楚还是故意为之! 张修田是张贵田的侄子,也是赵莲堂的弟子。 他落后了一代人,被埋葬了。

此支供奉三皇之位,拳架为上四、中四、下四,共十二架,可单练,也可陪练。 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框架。

张贵田先生的关门弟子严世军老师也于1998年去世。弟子戴玉峰、戴胜禄均已去世多年。

(过去定陶就是东莞的功夫,西关的锤子,西关的尖子,东莞的棍子,就是指这个支系。当时的张家、王家、季家、季家、史家)家族、赵家等武林世家,季家学赵家,赵家学西关,张家学叶家,叶家学东莞张家,石家学师从王家,王家师从张家,西关张家的祖先和东莞张家的祖先是兄弟……至于著名的丁涛四修士,三三(除了县武术协会主席李本修是梅花拳师外,其他人都是本门弟子,而且都是赵家出身……)

曹州武术人物故事之一:

张派大洪拳大师张贵田

曹静怡/文

张派大洪拳大师张贵田先生,生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 1944年悲愤而逝,享年64岁。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县人。 张派大洪拳第四代宗师,侠义之人,一生传奇无数。 1911年,他南下少林,因其高超的武术受到僧人的称赞。 他腋下轻轻一捏,就能将厚重的古砖治愈。 破碎了。

1934年,他接到国民政府通知,让张贵田、赵连堂带队参加在济南举行的山东省武术馆比赛。 擂台上,武林外甥齐不慎被对手击中腿部,无力再战。 拳击手口出狂言,态度嚣张。 张贵田跳上擂台,说道:“你不用武力就赢了也没关系,你还口出狂言,实在是不合适。你知道吗,天外有天,天外还有人。” ”。 对手勃然大怒,发起连踢。 原来门是朝北的。 腿法师正在使用踢腿技术。 张贵田双手背在身后,一个闪身闪到一边,瞬间跨出,一记斜击将对方打出了擂台。 张贵田从擂台上飞了下来,将对手扶了起来,连声道歉。 主席台上观看的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渠把他召到主席台上,请他带头接受挑战。 张贵田婉拒了,说自己不愿意带队,自己一个农民怎么敢参赛。 韩复渠非常欣赏自己的丈夫,亲自赠剑给他,称赞其“有君子之风”。 韩福渠手枪旅旅长丁来顺见张贵田拒绝,冷笑道:你不敢吗? 放下那把剑,你不配。 张贵田说道:本来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结交武林朋友,提高自己的武功。 我怎么能去竞争优势呢? 那就把我当失败者吧。 丁来顺听后更加嚣张了。 张贵田无奈地说:好吧! 三步之内,我就让你躺倒。 对方不信,先生就说:一、二、三。 围观的人转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丁莱,既惊恐又相信张贵田的身手。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武林界。 张贵田回国后,受国民党政府县长刘卓辅召见,设立定陶国术馆,任教官,培养弟子众多。 每年都举行武术比赛。 时任山东省教育厅厅长的著名教育家何思远先生每年都前来观摩,并看望张贵田。

1939年,国民党节节败退,定陶被日寇占领。 张贵田和赵连堂兄弟终日郁郁寡欢。 不久,赵连堂先生因抑郁去世,张桂田终日沉默不语。 有一天,进城时,有四名日本宪兵把守城门,他们强迫进城的村民高喊“皇军万岁”并鞠躬行礼。 张贵田不理会,径直走进去,却被四个持枪的日本鬼子拦截。 他双手抓住枪管,用肘部连接。 两个日本鬼子倒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日本鬼子见状,也举起了刺刀。 来刺,张贵田一闪身,抓住枪管,将两个日本人踢进护城河里。 后来,日本队领队发现此人就是著名武术大师张贵田,便拜访张贵田,要求张贵田为他工作,但张贵田拒绝了。 班长向上级指挥员汇报。 上级指挥官觉得中国人还是要投降,于是派了很多日本武士陆续去挑战张贵田。 张贵田从来不客气,毫不留情。 去挑战他的日本武士大多都带伤归来。 日本人愤怒不已,遂使出卑鄙手段,将张贵田的爱子张树勋投入监狱。 他们派日伪警察局长韩枪杀了张贵田的岳父卢和他的爱徒邓福平,并烧毁了他的弟子张瑞华的数百栋旧房子。 等待其他手段迫使他投降,否则他会再次杀死他唯一的儿子。 沉重的打击使张贵田病倒在床上。 虽然后来张树勋被日军释放,但张桂田再也没有下床。 1944年1月1日,一代宗师终于在悲愤中去世,享年64岁。

(附件一:张派大洪拳大师张桂田(1880-1944)晚年肖像

附2:民国二十三年张贵田受县武馆聘令照片。 (本文最初发表于《格斗》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