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中恩师诞辰120周年大悲拳奇云第一代高足纪念致敬

今年是大悲拳恩师李道中诞辰120周年,庆祝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大悲拳李道中嫡传张连生率领全体大悲拳的学习者纪念李道中恩师的同时,更深入地介绍了这个拥有精神意义的拳法。

 

大悲拳,全名为“大悲心陀罗尼拳”,源自佛门典籍——大悲咒。它结合了内功拳法中独特的蕴观想、持咒、结印的修持方式,是一种内外兼修、刚柔相济、体用兼备的武术。大悲拳致力于修身养性,开创了禅功和柔道相结合的独特风格。它以禅拳相融,归一为极致,回归自然,随心所欲。正因为如此,大悲拳成为中华武术宝库中极为珍贵的瑰宝之一。

大悲拳的姿势端庄宁静,气势恢弘,形态变化多端,神妙无穷。通过锻炼大悲拳,可以全面提升神志、脏腑、筋骨和肌肉的素质。它非常适合当今社会的人群,因为它不仅仅是一门流传了几代的中华武术,更是一门根植于佛教文化的密宗拳术,拥有着健身和养性的特殊效果,这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习练大悲拳会带来重要的好处。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习练大悲拳的洪流中,为了更好地了解这项中华武术,我们不得不提到大悲拳奇云大师和李道中恩师这两位传奇人物。

奇云大师,俗名史正刚,是北京西郊上房山兜率寺的少林密宗高僧。他身怀绝技,在武林中有着超群的声誉,被誉为北方武坛的领袖。奇云大师首创了将持咒结合拳式的演练,使口诵真言、心观想、手结印和禅拳一体成为了大悲拳的独特风格。他按照全经梵文84句真言,创造了千手观音菩萨广大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的拳形,并且为每句真言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姿势与变化。奇云大师的这种拳法为当代大悲拳的开山鼻祖。

而李道中恩师则是奇云大师密宗大悲心陀罗尼拳登堂入室的嫡传高足第一代传人,曾是政府高级领导。李道中恩师和奇云大师是密不可分的关系,恩师跟随奇云大师习练大悲拳并配套器械,成为了大悲拳的杰出代表。李道中恩师虽然政府部门高级领导,但他同样也是一身武功。50年代,他曾任青藏公路修建总指挥。他的忠诚、勇气和对武术的热爱深深地刻在了人们的心中。

在天坛公园初识大悲拳及器械,恩师身份特殊,收徒颇具规模,几乎全部来自于中央政府高层。普通人很难进入这个鲜为人知的圈子。我也曾在60年代就读业余体校3年,后来在七十年代有幸成为恩师的入室弟子之一。那是我最为荣幸、最为青睐、也是最年轻的奇迹。如今,为了纪念恩师李道中的诞辰120周年,我要再次表达对师祖奇云大师的感激之情。恩师和师祖神秘的教授方式,令我再次感受到了广结善缘的重要性以及这份武学贡献对人类福祉的贡献,我真切的仰慕和敬畏。我也想感谢恩师李道中,对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伙子的信任和青睐。他在70多岁的高龄下亲自口传身授,将这套珍贵的武功毫不保留地授予了我。他甚至亲自演示拳谱,让我更加珍重。我衷心感谢这些举动,也感慨于恩师的大爱和无私。回想起这一切,我对恩师的思念和缅怀更加深切。至此,我代表广西柳州市大悲拳协会,感恩恩师,珍重这份奇特的武学遗产,并承诺用心传承和推广。从协会成立至今,我们都在为此默默耕耘,致力于大悲拳的传承和发展。距今已有10个年头,我真切地希望这套弥足珍贵正宗的大悲拳,能传到更多人的手中,为中华武术宝库中藏匿的密宗珍品辟出一条弘扬和传承的道路。我们应该汇聚更多的力量,让这个传统文化走向更广阔的天际,为人们带来实实在在的益处。

而我,也做出了自己的努力:我是李道中恩师入室弟子之一张连生,我的法名为香纳多吉,意为金刚手。我是这个嫡传第二代的代表之一,我将继承师祖奇云大师和恩师李道中的遗志,传承和发展大悲拳。我对这套武学功夫充满信心和热忱,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决心和耐心,这个古老而神秘的文化宝藏一定能经久不衰,绽放异彩,造福于更多的人们。